首页 男生 玄幻小说 请不要打扰我修仙

第两百六十二二章 奇迹

请不要打扰我修仙 山川不念 10870 2024-07-04 10:39

  所有人都疑惑地看着林文,跟随林文久的官员还不会有别的想法,一些中低层官僚却不免浮想联翩。

  一名官员走上来,迟疑地说:“林郡长,您,您也不要太悲……”

  林文懒得理他,一挥手冲进重症监护室,再次来到赵明公身边。

  但是,赵明公并没有病中垂死惊坐起,笑问客从何处来。

  甚至他身周的仪器都没有显示出特别的好转。

  不是吧?

  林文一瞬间又有些担心,不会这玩意没用吧?

  看了一眼,卧龙的寿命确实还有16天。

  但为什么不醒呢?难道是躺在病床上维持最低生命活动的16天?

  开启【望气观人】,赵明公的气虽然依旧灰暗微弱,但却出奇地有一种稳定下来的感觉。

  嗯,两个法术都说明卧龙好转,但仪器没有。

  林文伸手关掉了仪器,拔掉了管子,周围的医生惊呼道:“林郡长!”

  “干什么啊?”

  “这不能关啊!”

  林文没理他们,目光紧紧盯着卧龙,一边拔管子,关仪器,一边手上的治疗法术随时待命。

  一名医生长叹一口气:“也是,不用维持了,这对病人和所有人都是煎熬,早点解脱吧。”

  医生和护士们都停止了拉扯林文,暗暗落下泪来,这段时间的相处,他们也非常敬重这位为长山郡日夜操劳的老人。

  主治医师长叹一口气,出去宣布了。

  他告诉外面所有人,赵老生命只剩下了最后几分钟,让他们赶紧准备后事。

  但没有人愿意离去,外面哭声一片,到了这个时候,依然还有人抱着一丝希望,期望奇迹能出现,医生能救活赵明公。

  重症监护室内。

  林文扯下除了心电监护以外的所有仪器后,卧龙的气也没有发生变化,依然微弱而稳定。

  只是寿元的流速速度稍稍加快了。

  这说明仪器确实有恢复或维持生命力的功能,林文给过去的寿元也确实发挥了作用。

  但卧龙现在没有醒来。

  是因为身体长久虚弱和损伤的原因吗?

  林文思索了片刻,向【仙人指路】提问。

  【怎么才能让赵明公恢复一定限度健康?】

  他没有再提恢复全部健康,那是不可能的。

  消耗:10%元神。

  是最低消耗,证明这个问题非常简单。

  而以前这个问题的消耗是30%元神,这说明赵明公的身体状况确实变好了。

  答案很简单:【一次药师祛病和三次杨枝甘露】

  【药师祛病】

  白色的结丹期法术,消耗15%的元神,平复疾病。

  这个法术林文没有想到,因为它效果简单,看上去没有【天水化伤术】或【回春术】有用。

  但也许在这里有奇效吧。

  林文心想。

  他的元神还剩25%,足够使用了。

  首先使用了【药师祛病】,法术一闪而过,心电监护的显示屏上微弱心电忽然跳跃起来。

  有用。

  周围的医护人员已经在忙着处理后事了,根本没有人注意心电图的变化。

  然后是【杨枝甘露】,这个法术持续159秒,3个法术加起来大约7分钟。

  林文把手指按在赵明公的额头上,法术的绿光不断侵入他的身体,带来养分和生机。

  7分钟后,法术的最后一秒结束,赵明公的气已经完全恢复,变得沉重、雄厚、而有力。

  这是生命强健的象征。

  他很快就将苏醒。

  这时,第一医院的院长带着一大群主治医师走了过来。

  来到近前,院长上前一步:“林郡长,节哀顺变,关于赵老的去世,我很遗憾,我院已经……”

  “林郡长,你怎么来了?”

  一个熟悉的,苍老的声音,但却中气十足。

  林文笑道:“赵老,我来看望你的。”

  赵明公微笑着说:“看来我又进监护室了,真是让你们费心了,放心吧,我还坚持得住。”

  林文开启【七窍玲珑心】,和赵明公交流了一阵。

  它说了一大堆林文听都听不懂的专业术语,让赵明公十分欣慰:“原来林郡长也这样的见识,看来我可以完全放心了。”

  随后,林文告辞离开,但还没走出监护室,就听到后面传来的阵阵惊呼。

  “肝功能正常!”

  “心功能完全恢复!”

  “肺部呼吸有力,声音洪亮无杂音!”

  “之前的器官衰竭是假象吗?”

  院长从后面狂奔上来,抱住林文的双腿一定要他给个解释。

  林文烦得要死。

  “你放手!我说过了这是帝国最新研究出来的顶级药物菩提大还丹,我的一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朋友张静来送给我的!”

  “林郡长你不要糊弄我了!上次你说你用洗髓筑基丹救人。但我问遍了帝国所有医院和医药公司,就没有人听说过你的洗髓筑基丹,更没有任何一家医药企业研发出了这等药物。我腆着老脸过去,却只遭到了嘲笑。”

  “我在帝国最顶级的医创交流会公布我的数据,却被认为是造假,帝国医学界现在公认长山郡第一医院的赵院长无德无术无能无耻,这都您害的!”

  院长不顾他50多岁的年纪,像耍赖的小屁孩一样死死抱住林文的双腿不让他走,林文最后没办法,只好说:“谁怀疑你,你就让谁过来,我亲自来打他的脸好不好?”

  院长大喜,这才放开林文双腿:“那就拜托您啦!一定要让我恢复名誉啊!让那些嘲笑我的老顽固好好见识一下!”

  林文烦死了,一推开大门,却立刻又被围住了,这是几百双带着期盼的眼睛,他们听到了里面的争吵声,却不敢完全相信。

  林文大声宣布:“赵明公抢救成功!现在人恢复了!大家不用担心,不要围在这里,回到工作岗位!别给我偷懒!”

  巨大的欢呼声淹没了林文后面的几句话,林文也懒得再说,把剩下的事务都交给院长,自己一溜烟地跑了。

  林文本来是想回到办公室的,刚一到郡政厅门口,就看到了巨大的讣告贴在门口,两侧的外墙堆满了花圈。

  淮镇上许多民众自发地过来悼念赵老,他以前是淮镇的镇长,干了三十六年,凡是老镇民,没有不认识他的。

  林文一问才知道,关于赵副郡长的死讯已经传遍了淮镇,所有广播新闻频道都公布这个消息,长山郡第一广播站还在长篇大幅地念肉麻之极的悼念稿。

  林文很生气,立即派人把宣传部的人都集合起来,四位负责人,曹园、许自强、程青青和成见行站在队伍前列,他们满脸沉痛的同时还有一分掩藏不住的得意。

  他们本以为林郡长是来鼓励夸奖他们的,却没想到林文直接说道:“从现在开始,宣传部停止一切职能活动,所有人,必须在通过考核之后才能重返岗位。”

  宣传部有一百多人,他们听到这话时都蒙了,半晌才反应过来。

  曹园委屈地喊道:“林郡长!为什么呀?我那里做错了吗?”

  “哪里做错了?”

  如果不是他们还没黑,林文早就把他们杀光了。

  这些官僚实在太恶心人了,搞得林文本来轻松愉快心情都没有了。

  还是制度不完善。

  他想。

  一定要给这群家伙套上一个笼头。

  眼前这群人能力是有的,但全都是私心极重的野心家之辈,林文扔又不舍得扔,杀也没有理由杀。

  毕竟,不能用将来可能会犯的罪,来惩罚现在的人。

  那是不公平的。

  林文本意是把这个部门当垃圾桶,用以容纳垃圾,避免污染环境,顺便看看有没有可回收的垃圾利用一下。

  没想到这垃圾桶竟然跳起来恶心了他一把。

  林文扫了他们一眼,冷笑一声:“你们去医院看看就知道你们哪错了。”

  说完,林文转身就走,不再理会他们,留下一大群人面面相觑。

  片刻,终于有个人说出他们心中最担忧的话:“难道赵老抢救回来了?”

  没有人回答,他们都是人精,奸诈似鬼,林郡长如此反应,只有这一种可能。

  有人长叹一口气:“真倒霉,赵老竟然没死,早知道我们再等一会好了。”

  “第一医院的医生真是没有医德,能抢救回来说什么铁定没戏了。”

  “对,等我们过了这一关,一定要搞臭他!”

  “没错,宣传他们的负面消息,叫他们身败名裂!”

  许自强大喝一声:“别废话了,还不赶快把这些东西撤了!让广播站停止广播,立即改正新闻!”

  众人这才动起来,把花圈搬走,讣告撕下,把所有新闻稿演讲稿全烧,立即实行各种紧急补救措施,好不容易才把这个假新闻的影响力降到了最低。

  淮镇的平民大约只知道长山郡的新闻和广播闹了个乌龙,大伙骂了几句话也没太在意。

  但这件事在郡政厅里引起了很大风波,风头一时的宣传部被直接关掉了,所有人全部变成了待岗状态,必须经过组织部的考核,才能返岗。

  林文把这件事情丢给了夏潇湘,吩咐她一定要制定出最严格、最具有思想教育意义的考核,而且要出最难的试卷,不考满分不过。

  夏潇湘很不乐意,抗议道:“我现在一天要干18个小时,都快被你用废了!就没你这么搞人的!”

  林文反问道:“一天不是24个小时吗?”

  这话太有道理了,把她噎得说不出话来。

  不过,夏潇湘这段时间确实感到精力充沛,长达十几个小时的工作也不能让她疲惫。

  偶尔稍有劳累,只睡下三四个小时,又能神采兮兮了。

  夏潇湘也不知道这怎么回事,只能归结于爱情的力量了。

  由于精神和状态双重良好,这段时间她很高兴,连对跟屁虫云知星的态度都好了不少,云知星还以为他否极泰来,终于得到主人的垂青了。

  “果然,模仿林郡长是对的。”

  他想。

  “我要更多的观察和模仿林郡长的一切细节。”

  之后,他一有空就常常腻在夏潇湘身边,听从她的指令,各种表演林郡长的生活细节和说话做事习惯。

  “哈哈,今天我又和主人说了十句话,我要它们都刻在石头上,永世不忘。”

  他拿出一块石板,上面已经刻满了这段时间的对话,只见它们大多数都是:

  “嗯。”

  “哦。”

  “啊。”

  “林郡长喜欢什么颜色?”

  “林郡长偏爱什么味道?”

  “林郡长喜欢吃什么?”

  “林郡长每天几点睡?”

  “你再表演一次林郡长刚才的动作。”

  而刚刚刻上的。

  “林郡长对洗衣板是什么态度?”

  “林郡长为什么会有父亲情节?”

  “和林郡长接触比较深的女性是谁?”

  (当云知星开始谈论他自己后。)

  “嗯。”

  “嗯。”

  “哦。”

  “再见。”

  ――

  之后的几天,长山郡又恢复了平静,一切事务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一切项目都在以极高的速度向前推进。

  长山郡依然在高速的公路上狂飙。

  赵明公的身体恢复得不错,甚至可以在别人的搀扶下下床走路了。

  长山郡第一医院的医生们仿佛个个都吃了一百万吨兴奋剂一般,走路都恨不得用飞的了。

  他们亲眼见证了一个奇迹。

  要知道,到目前为此,帝国生物学最大的难题依然是神经系统的问题。

  它被誉为神的领域,是生物学界和医学界最后的堡垒。

  而神经细胞的不可再生性,就是这个堡垒上坚实的砖墙,脑干更是人的生命禁区,脑干一旦受损,就是九死一生。

  脑干主管着人类一切的重要生理功能,一旦丧失,器官衰竭,呼吸停止,就没有抢救过来的可能。

  像赵明公这样脑干损伤已经接近10%的人,是100%必死的,从来就没有能抢救过来的案例。

  但是,现在,在长山郡出现了一例例外。

  赵明公住院已经接近四个月了,医院里有关于他的一切详细资料。

  如果真的能把这个病例坐实,发表出去让人相信,绝对能引发整个帝国医学界的轰动!

  那个时候,所有加之与长山郡第一医院上的不名誉,都将消除。

  院长将成为帝国医学界的新星,第一医院将吸引整个帝国的目光。

  哇啊哈哈哈!

  赵院长几乎每天走路都在手舞足蹈,恨不得拉个狗屎都要跳一遍野狼迪斯科。

  但是,现在的问题在于,不论他们怎么检查,都无法解释现在的状态。

  赵明公一些正在衰竭的神经细胞确实停止了衰竭。但是,已经死亡神经细胞,却没有恢复,也没有新的神经细胞出现。

  而脑干的运行状态却良好,各个生理指标都在逐渐好转,精神头也不错,睡眠质量也很高,虽然还需要仪器辅助,但比以前好太多了。

  这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院长和医师们都是百思不得其姐。

  直到有一个医师提出一个大脑的代偿现象,就是指当大脑受到损伤时,原本的功能区域代偿到其它区域,使人仍然能正常生活,不受影响。

  他认为,脑干也有代偿现象,受损的脑干,把一部分功能移到另外完好的脑干区域上去了,才导致这个罕见病例的出现。

  这个理论被认为是极有可能的。

  由于有赵明公这个现成的活的病例存在,他们至少可以用这个理论,水上几百篇论文,为他们的履历增光添彩。

  院长已经决定了,这种论文,一律发给帝国最顶尖的医学期刊《树叶刀》。

  只要有了这等期刊论文经验,下次评职称时,绝对可以通过!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