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玄幻小说 我有六个外挂

第一百三十九章章 伪装

我有六个外挂 滚神 6140 2024-07-04 10:40

  邱广诚露出笑容,连道:

  “我能是什么人,我就是邱广诚,刚才我是跟你闹着玩的,就是没想到你这么强……”

  典韦二话不说,一巴掌抡过去。

  啪!

  邱广诚眼前一花,整个人顿时离地斜飞出去,后胸撞到了一棵大树上。

  轰咔咔一阵响,大树断裂倒下,人反弹翻滚回来,痛到不能呼吸,不能惨叫。

  典韦漠然走过去,大手一抓,提起邱广诚,举起来,举到最高处,往地上狠狠一摔。

  像是摔盘子一样!

  砰然一声闷响!

  地面震动裂开,一圈气浪散开,枯枝败叶随之卷扬而起。

  “哇……”

  邱广诚咳出一大口血,浑身无处不通,深深感受到典韦的力量有多恐怖。

  实力差距太大了!

  此刻的典韦重新变回纯血,尽管体内搬山劲和蚩木劲同时存在,但两股劲力经过无相劲的融合转化,完全是兼容的。

  不像上次他在白水镇顾家那个晚上,两股劲力互相掣肘,不但运劲速度慢,无法从容施展,而且只能发挥出各自七八成威能。

  太蛋疼了!

  哪里像此刻这般运转自如,简直如丝般润滑!

  “停停停,师弟饶命。”邱广诚惊恐万状,再打下去他不死也要残废,不,已经残废了,一只惯用手给打爆了,以后想练剑都不行了。

  典韦:“能说实话了吗?”

  “能,能!”

  邱广诚连连点头,“只讲实话,全是掏心窝的实话,谁讲假话谁生儿子没屁眼。”

  典韦撇嘴道:“那你对我说过的话,到底有多少是真的?”

  邱广诚:“除开我的真名确实是邱广诚,武二代之外,其他都是假的。”

  典韦心里一声卧槽。

  简直服了这位老兄,戏精上身了这是,太能演了,满嘴扯谎。

  关键是,人家能演得毫无破绽,让人信以为真。

  典韦无语道:“这么说,你压根就不是为了花梦蝶而来的?”

  邱广诚:“她花梦蝶算个屁,就是一个山谷里出来的女子,我邱广诚生在‘铁兴城’邱家,乃是一个武道家族,势力雄大,身为邱家嫡长子,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长得漂亮的比她有才的女人,唾手可得,不是我吹牛,我玩过的女人可能比你见过的还要多,比寒香派门人还要多,我怎么可能为了一个花梦蝶就跑来这穷乡僻野里窝着,你以为我是吃饱撑的吗?”

  典韦翻个白眼:“既然你不是为了花梦蝶而来,那你来到这穷乡僻野,到底图谋什么?为什么你要谎称自己要追求花梦蝶?”

  邱广诚叹了口气:“嗐,我邱家是大门大户,祖传功法《天秀弧光剑法》鼎鼎大名,练成之人哪怕实力不如世家血脉武者,那也是能在武林之中横扫一片,让人敬畏的。

  但要命的,身为嫡长子的我,修炼家传绝学,居然无法异化血液,不得入门,让人瞠目结舌,结果自然是沦为家族笑柄,遭人唾弃和耻笑。

  不过我是聪明人,我深谙世道炎凉,做人不能太耿直,要学会伪装。

  如果你拼命苦修,结果不成功,那别人只会笑话你没天赋,废物一个,身为嫡长子的我会被其他兄弟摁在地上狠狠摩擦。

  但我偏偏反其道行之,对所有人说,老子就是不喜欢练武,每天出去浪,逍遥快活,无论爹娘怎么打骂都依然如故,如此一来,别人反而信以为真了,以为我是放浪形骸,纨绔子弟。

  从小我就这般伪装,表面上从不练武,到处玩耍,但实际上我从未放弃,我不甘心!我一直在偷偷修炼其他武功,尝试了一门又一门。

  直到有一天,我终于找到了一门可以修炼的武功了……”

  听到此处,典韦心神一动,顿时恍悟过来,“那门武功,不会是《化木神功》吧?”

  “怎么,你也知道这门武功?”邱广诚脸色一变,惊道:“《化木神功》虽然有神功二字,却是货真价实的邪功,修炼者十个有七个会失控变成妖魔,早就被禁绝了,我是黑市上偷偷买来练的。”

  典韦心道一声果然,邱广诚身上那种暗绿色劲力,与蚩木劲有几分相似,但攻防兼备,威力胜过蚩木劲太多。

  典韦问道:“练就练了,为什么你非要来寒香谷不可?”

  邱广诚:“你以为我想来啊,我也是被逼无奈的。

  自从得到了这《化木神功》,我便悄悄修炼,进步比家里那几个恶心的兄弟快多了,逐渐追赶上了他们的脚步。

  我心中狂喜啊,幻想着哪天我在众人面前忽然展露武功,一鸣惊人,让所有人直呼恐怖如斯,那时候我想看看那几个兄弟脸上的表情是何等有趣。

  可是,天不遂人愿,在我突破血劲五重之后,就开始出现失控的征兆,情况愈演愈烈,不能继续修炼了。

  唉,我当时害怕极了!

  说来也巧,那天我外出,恰好碰到了偷跑出来游玩的花梦蝶,发现她身上的劲力与化木劲有几分相似,便跟踪她来到寒香谷。

  经过一番调查,我察觉到《蚩木功》与《化木神功》有很大的渊源,而且寒香派的门人从来没有失控过,于是我决定拜入寒香派,钻研《蚩木功》,寻找解决失控的方法。

  但我是邱家嫡长子,不可能随随便便说离家出走,说加入一个门派就行了,别人会起疑的,家里人会反对的,于是我灵机一动,玩了一出浪子追求真爱的戏码。

  看,所有人都买账了,大家都喜欢这种狗血又无聊的情爱戏码,甚至有人感动得要落泪,我呸!

  女人算个屁,男子汉大丈夫,追求功名利禄才是正道,当你成功的时候,女人呼之即来,她们只是男人走上人生巅峰时,用来点缀的花朵。”

  典韦明白了。

  眼前这个邱广诚只是一个可悲的小丑,他的家族内卷很严重,兄弟之间不合,亲人之间互相倾轧,以致于长大后的邱广诚十分冷血,根本不懂什么是真情,他把自己伪装起来,每天演戏给人看,却不知,他错过了什么机缘。

  如果他一开始来到寒香谷的时候,直接表明来意,恳求谷主的帮助,那么了解《化木神功》危害的谷主等人,说不定早就为他指明一条道路了。

  典韦负手道:“你来寒香谷这么久,有什么进展吗?”

  邱广诚又是一声长叹,很是郁闷:“不能说没有,但进展不是很大。蚩木功很奇特,应该是专门为了炼化人面果而创造的,寒香派门人可以吃人面果修炼,我虽然也能炼化人面果,但所能获得的滋补不大。”

  典韦没有任何意外,不是谁都有那种才华,能够随意创造、改善功法的。

  开了无双的典韦,尚且只能在参悟功法上加快进度,可见创造、改善功法需要极其深厚的底蕴,博士级别是不行的,至少得是教授级别的。

  典韦弄清楚了来龙去脉,不禁对邱广诚越发鄙夷,最后一个问题:“为什么你要袭杀我?”

  邱广诚连道:“兄弟,我的真没有打算杀你,只是想擒住你,问你几个问题,问完了我就会放你了的。你仔细想想,我第一剑偷袭你的时候,不是用剑削你,而是用剑面拍你,不是吗?”

  典韦倒是真没有留意到这点,“你想问我什么问题,不能直接以邱广诚的身份问我?”

  邱广诚:“兄弟,要不是你口风太紧,我也不至于出此下策。我就是想问问你,寒香派中有没有哪个人与白水镇顾家有过节?”

  典韦眉梢一挑:“你问这个干什么?”

  邱广诚将苗东岩死在顾家,其父苗人蛮大怒之下,逼迫顾天金调查凶手的事情一一说了。

  “那是一笔巨额悬赏,顾天金真的倾家荡产了!只要查出那个轻功很好的女子是谁,这笔横财不赚白不赚。”邱广诚说道。

  典韦抬手握拳:“看来你还是不老实,你身在寒香谷,消息闭塞,外面发生这些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还有,你为什么怀疑那个女子在寒香谷,轻功好的女子多的是吧?”

  邱广诚眼角抽搐,没想到典韦挺聪明的,没办法,只好把他二叔邱草长给供了出来。

  “我那个二叔在家族里一事无成,整天鬼混,又贪财的很,主要是他想赚这笔赏金,我就是帮帮忙。”邱广诚开始甩锅道。

  这话,典韦不置一词,沉默了下,转身走了。

  邱广诚见此,心头大喜,连道:“多谢兄弟饶恕之恩,来日必有厚报。”

  然后,他就看到典韦在一棵老杨树前蹲了下来,剥开一片枯叶,清理开上面的土壤。

  豁然之间,典韦举起了一把长柄大斧!

  转过身。

  典韦手持八尺宣花板斧走了回来。

  见此情形。

  邱广诚寒毛卓竖,脸色瞬间煞白,不断往后退,颤声道:“兄弟,不至于这么绝情吧,我一只手都被你废了,你还不放过我?”

  典韦淡淡一笑:“这柄斧头埋在地下一年多,有点生锈了,你帮我磨磨吧。”

  咕噜!

  邱广诚吞咽一下口水:“磨,磨好了之后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