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玄幻小说 从斗罗开始俘获女神

第四百三第十八章 香香啊,把握机会

从斗罗开始俘获女神 鞪慕 3912 2024-07-04 10:40

  “尖尾雨燕,没错,这就是尖尾雨燕的气息。”

  “尖尾雨燕乃是空中王者,速度霸主。”

  白鹤不断的发出震撼的声音,脸色一变再变。

  尖尾雨燕这样速度为王的飞行魂兽,数量极少,而且因为这种魂兽的速度极快,想要猎杀一只尖尾雨燕困难重重。

  而现在自家孙女的手里就有一对尖尾雨燕的外附魂骨,这怎么能让他不心惊?对于飞行魂兽,最重要的地方便是翅翼,而翅翼属于外附魂骨,诞生的几率也十分小。

  “这是徐然冕下送给你的?”白鹤惊呼,尖尾雨燕的翅翼这样的外附魂骨可谓是百搭的宝物,毕竟是外附魂骨,不占据六个常规的魂骨位置。这种魂骨拿到市场上,那些成名已久的强者,甚至是封号斗罗强者都会眼馋。

  这块外附魂骨,也只有可能是徐然送给白沉香的了。

  除了徐然,他实在想不出第二个能够拿出这么大手笔的人了。

  “当然是啦。之前我之所以那么晚还在徐然的房间里便是在吸收魂骨,外附魂骨可是很难吸收的。”白沉香傲娇的说道,美眸中满是异彩。

  连她都没有想到,徐然竟是眼眨都不眨的就拿出一块外附魂骨送给她了。

  徐然虽然很厉害,但魂骨乃是至宝,就算是徐然也不可能拥有很多吧。

  “好,好,好。”

  “原来徐然冕下是这样的好人,枉我之前还听信了唐三的话,以为徐然冕下把你掳走欺负了。”白鹤说道,对徐然满是敬仰,对唐三则是越发厌恶。

  徐然连外附魂骨都随手送给香香了,也只有这样的人才是真的爱她。至于唐三,卑鄙无耻,还妄图往徐然身上破脏水。

  若徐然的实力不强,真的出了什么事情,那他岂不是造孽了?而且还会伤到香香的心。

  连外附魂骨都能随便送出去的人,对香香的感情也一定是真的,不是玩玩而已。

  “你不要听唐三瞎说,唐三不是什么好人。唐三的暗器也是从徐然的手里学来的。”白沉香鄙夷的说道。虽然唐三现在很惨,但是与他那下三滥的行为来说,他还可以再惨一点。

  唐三明明知道她只是送徐然去疗伤,而且还是她主动的,肯定不是被徐然掳走,唐三就会添油加醋,破坏徐然的名声。

  哼,她可没有这样的表哥。

  “什么?徐然冕下也会做暗器?”白鹤惊呼,之前他还有些可惜,唐三的暗器对于敏之一族来说作用不小。但是他没想到,暗器竟然出自徐然的手笔。

  “我就说唐三怎么可能这么年轻就能懂得这么多机巧构造之术。原来这都是出自徐然冕下。也只有徐然这种高人才有这个能力制造出这样的精妙之物。”

  “以后你不要再和唐三有任何的往来了,我敏之一族以后和唐三再没有任何关系。”白鹤郑重的说道。现在他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了。

  “爷爷,你刚刚还骂了徐然呢。你还说要把我嫁给唐三。”白沉香嘟了嘟嘴,有些委屈的看着白鹤。

  “咳咳,我之前不是被唐三误导了吗?这都是误会。”

  “要是我早点知道唐三是这样的人,徐然的品行如此高尚可贵,我就把你许配给徐然冕下。美女配英雄,刚刚合适。”白鹤脸上有些挂不住,不过一想到自己孙女和徐然之间深厚的感情,心里就不禁激动,以后他们敏之一族就有靠山了啊。

  “若是你们当晚把事情办了就好了,若是我不去打扰你们,说不定有机会。”白鹤有些后悔,自己孙女这么貌美,要是再略懂风情,自己主动去找徐然,甚至主动坐上去,不就可以将事情办了吗?

  事情不办,他不心安啊!

  “爷爷,你瞎说什么?”白沉香被白鹤说的脸红,怎么爷爷说着说着又谈起这件事情来了?是不是又想要她去找徐然?

  “香香啊,把握住机会。”

  “徐然冕下实力非凡,乃是万年难得一见的好男儿,喜欢徐然冕下的人多着呢,而且都排着队主动找着徐然冕下。你要是太含蓄了,说不定就会错过这次机会。”

  “徐然冕下不知道会在我们敏之一族待多久呢。也许明天,也许后天……若是徐然冕下走了,你再想贴上去,可就难了啊。言尽于此,你想怎么选,你自己决定。”白鹤语重心长的说道,说完这些话,便直接走了,不给白沉香心理压力。

  不过走到门口却是停了下来,关注着白沉香的动静。

  白沉香愣在原地,心里怦怦乱跳,低着头,小巧晶莹的脚趾调皮的扭动着。

  她何尝不想和徐然更加亲密一点,如若不然,她可能就只是徐然人生路途中的一个路人。而若是做了那些,就算是徐然以后不要她了,她也不后悔。

  “臭徐然,坏蛋,便宜你了。”

  白沉香穿着拖鞋哒哒哒的跑回屋里,对着镜子系了一个好看的双马尾,又换了一双高跟鞋,然后四周观望了一下才悄悄的朝着徐然的屋里跑过去。

  她担心爷爷会看到,所以悄悄的饶了后面,从窗户爬过去。

  殊不知,她的一切举动都被白鹤看在眼里。见白沉香真的去找徐然了,白鹤大松了一口气。他最怕的就是白沉香太害羞,放不开,现在看到她竟然都直接翻窗户进去送人头了就送了一口气。

  放开心态的女孩子,玩的会比男的还花。

  “这样就好了嘛。香香,我们敏之一族的未来可就靠你了啊。”白鹤露出一抹祥和的笑容。今晚对于他们年轻人来说注定是个不眠之夜,不过年轻人身体好,这都夜半了,天很快就亮了,时间怕是还不够。

  ……

  “啊。”

  白沉香忐忑不安的翻过窗户,心里慌得不行,透着月光,白沉香能够隐隐看到床边徐然的影子,心里更加慌了。

  一个不注意,踉跄一声,白沉香朝着地上翻倒,随着“撕拉”的声音,白沉香更是感到腿上一凉,薄薄的贴腿丝袜被窗台边的木渣勾破。

  “呜呜。”白沉香轻咬着牙,玉手捂着自己磕在地上的额头,有些委屈,更是害羞不已,这么大的动静,徐然肯定被她吵醒了吧。

  完了完了,死定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