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玄幻小说 我练的真是武功

第六十一一章 一家一庄三大派

我练的真是武功 软泥怪A 6294 2024-07-04 10:40

  “方渠城的几大世家在灵州算几流势力?”张初连方渠城都没去过,自然对这些势力也没有什么认知。

  “方渠城的几大世家……”吴宝苦笑着摇了摇头,“算几流不好说,但是三大世家加起来,应该可以算作二流势力。”

  “灵州有几大一流势力?”张初颇感好奇,据说灵州所属的北地是一块贫瘠之地,连这里的一流势力都比方渠城的三大世家要强,那么大魏中心的中州之地的势力又该强横到何等程度?

  想想就有压力,张初开始反思,自己的修炼是不是可以再刻苦一点……

  “张公子没听过一家一庄三大派吗?”

  虽然对张初连最基本的武林常识都缺乏认知,感到有点怪异,但吴宝的嘴巴却没有停下,他一边赶车,一边解释道:“一家就是方渠城的元家,这元家与大魏皇室本同出一源,但不知为何,突然从皇室一脉分离而出,于灵州城立足,自成一系,是整个灵州城的诸势力之首,其中强者无数,据说真气化液的强者就不止一位。”

  “一庄为灵州的幽灵山庄,是整个北地都谈之色变的杀手组织,没有人知道幽灵山庄的具体实力有多强,但是有传闻说,只要价钱足够,他们连真气化液的强者也敢去刺杀。”

  “并列的三派则分别为松鹤派、百草派与三山铁拳派,三派各有特色,实力虽然不如前面的一家与一庄,但也不是一般势力可以小觑的存在。”

  “像九寨盟游离于外,不与任何一个大势力有瓜葛,但是这重剑派向来与方渠城里的一家元家交好,甚至不少人说这重剑派是元家的附庸势力,要是没有元家在暗中支持,恐怕早就被九寨盟连皮带骨地吞了。”

  吴宝说了那么多势力,却唯独没有提及一个最应该提及的庞然大物,张初奇怪问道:“在灵州,没有大魏官方势力存在?”

  “有啊,怎么没有。”吴宝嗤笑道,“灵州刺史向来由灵州城的元家家主担任,所以从这点来说,元家就是官方,就算在其余城池中,比如方渠城,也有县令存在,不过一般都不管事,管事的早就不知道死在那个臭水沟里去了。”

  “要是这北地再富庶一些,当不至如此,可惜这里实在太贫瘠,在中州的皇家看来,可能不过就是一个可有可无的鸡肋,要是出兵,付出大代价来治理,不过劳师伤财罢了,所以北地才形成现在的局势。”

  张初诧异道:“你这小子知道得挺多。”

  不过你自己知道得少罢了,吴宝腹诽。

  “驾!”

  三匹马忽然出现在前方,蛮横地向马车撞来。

  “重剑门办事,无关人等闪开!”

  吴宝翻了个白眼,一拉缰绳,将马车稍稍向侧面移动。

  “那么霸道吗?”张初眯眼看向那三匹好像要从马车上碾过的骏马。

  三匹马擦着马车奔驰而过,尘土飞扬。

  当先的一个是左眼下有一颗泪痣,面相刻薄的红衣少女,身后两人是脸色傲然,身背大剑的傲然青年。

  吴宝炫耀道:“以前本公子在方渠城也是那么霸道,不管是看上的小姑娘,还是值钱的宝物,本公子说上一句……”

  “噗”的一声,张初手里的秘籍砸在吴宝的后脑勺上:“可惜这里不是方渠城。”

  吴宝咽了口唾沫,立即认错:“是是是,张公子说得对,小弟我得意忘形了,马上反省。”

  张初满意道:“不错,在我的教育下,你会成为一个对武林有用的好人。”

  吴宝暗地里憋了撇嘴。

  又一书砸下,张初骂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我告诉你,你这好人做定了!”

  吴宝捂住脑袋,“嘶“了一声:“张公子说得有理,小弟我以后一定做个好人,对武林有用的好人!”

  “行了,赶车吧。”张初缩回车厢里。

  吴宝暗骂一声,挥鞭狠狠地在马背上打了一鞭。

  但马车没走多远,后方又传来马蹄声。

  “喂,那辆马车,立即停下!”

  吴宝掏了掏耳朵,又一鞭打在马背上,马车跑得更快。

  后面的声音变得气急败坏:“本姑娘叫你停下,你没听到吗?”

  吴宝哼着小曲,不理不睬。

  “吁!”

  三匹马追到马车前方,同时停住。

  “你聋了吗?”红衣少女脸色难看,“叫你停下,你没听见吗?”

  “确实没听见,”吴宝斜眼看上天空,惫懒道,“我还以为是犬吠。”

  “你……”少女被骂懵了,指着吴宝的右手不断地抖动,一时说不出话来。

  少女身后的一个青年脸色难看:“你知道我们是什么人吗?想找死不成?”

  “你,你……你居然敢骂我?”红衣少女终于反应过来,脸上是满满的不可置信,“真是……好大的狗胆!”

  吴宝却没生气,反而“呵呵”笑了一声:“本公子生来就是胆大,怎么着?总比你这生来就刻薄,一副克爹克娘的面相的女人好,我猜,你爹娘肯定早死吧?哟,脸色都紫了,你看,我说对了吧?”

  不止那少女被气得浑身发抖,连张初的嘴角都不由自主地抽搐起来。

  之前他就疑惑,吴宝这家伙,心机、手段都不缺,为什么会被排挤在那种程度,现在他感觉至少已经找到了一半原因,就是嘴臭。

  不过这家伙也有个不算优点的优点,就是嘴臭也分人。

  要是当初他在张初面前就是这么一副德行,现在或许连尸体都被鸟兽啃光了。

  “锵!”

  一个青年脸色铁青地拔出长剑:“师妹,我看这家伙说不定就是那人的同伙,故意在这里拖住我们,不如先把这家伙抓了再说!”

  “师妹,看师兄抓住这个家伙,将他的嘴巴撕烂!”另一个青年连忙拔出长剑,不待少女回答,在前一个青年之前,驱马上前直取吴宝而来。

  我去,这也太暴躁了吧,一句话不对头,就要开打?真长见识了,张初连忙掀开帘子,抱拳道:“哎,哎,哎,这位少侠不要激动,在下这车夫家里最近突逢变故,心情不大好,连我这主人都不放在眼里,还请这位少侠不要见谅。”

  “这还像句人话!”驱马上前的青年一拉缰绳,脸色好看了点,“你家车夫真该好好管教,要是我家里有那么一个车夫,早就剁碎了,拿去喂狗,还养着浪费粮食吗?”

  “这位少侠说得有理,在下马上就好好管教他,争取让他做个好人。”话音一转,张初问道,“不过,少侠叫住我们作甚?”

  青年手里的长剑向车厢内一指:“有个恶贼在我重剑门偷了东西,我们一路追踪,却没有看见他的踪迹,所以怀疑,他有同伙接应,你赶紧下来,让我们搜索一遍马车。”

  “对于贵派发生的失窃事故,在下深感愤慨。”张初揭开帘子,“不过在下的马车就那么大点,绝对藏不了人!”

  向马车内看了一眼,青年有点犹豫,回头看向红衣少女:“师妹,现在该怎么办?”

  另一个青年连忙道:“还有什么怎么办?既然有怀疑,事关重大,就应该带回去交给长老拷问一番。”

  “带回去,否则受罚的就是我们。”红衣少女点头,愤愤地看向吴宝,“尤其是这个车夫,带回去直接重刑伺候,我看他的嘴皮子还是不是那么利索。”

  青年转头看向张初:“两位,还是老老实实跟我走吧,如果我重剑门查出事情和两位无关,自然会放两位出来。”

  张初摇了摇头,遗憾道:“可惜再下还有事,否则也不介意去贵派做客。”

  红衣少女冷哼一声:“这可由不得你们,五师兄,先擒住他们再说。”

  “师妹,看师兄替你擒住这两个贼子。”青年志得意满地跳下马,拿起长剑,逼向马车。

  对这三个家伙,张初兴致缺缺,于是看向吴宝:“你去教训教训这三个家伙,让他们明白天有多高。”

  从出生到现在,还是第一次被人说成马车夫,吴宝早就憋了一肚子火气,闻言也不说话,身形一纵,一掌拍向拿剑青年。

  他的掌法沉稳却富有爆发感,给张初的感觉有点像是体会过几次的九重山拳法。

  至少意境极为相似。

  手掌拍在剑身,趁青年后退之时,吴宝咄咄逼人地欺身而上,又是一掌拍出。

  青年冷哼一声,一剑斩向吴宝的手臂。

  收掌,吴宝身体一侧,左掌又拍向青年的脑袋。

  同样都为小周天境的两人战做一团,打得有来有往,极富观赏性。

  没几招,吴宝就开始占据上风,寻了个空隙,一掌拍在青年胸口,将青年打得踉跄后退。

  这家伙别看一副被掏空了身体的摸样,但是手上的一套不简单的掌法却被他打得炉火纯青,只凭这一套掌法,几乎就让他有了抗衡大周天境的资本。

  青年抚胸后退,脸色难看,急忙向后喊道:“师弟,这家伙不是普通车夫,是个高手,快来助我!”

  观战的青年也意识到吴宝不简单,听到前面的青年那么说,应了声好,拔剑上前,两人共战吴宝。

  吴宝怡然不惧,以一对二,不落下风。。

  张初看得津津有味。

  这两人的招式虽然不精深,而且也用得生硬,但是与普通的剑法不同,两人的剑法并不是走的轻盈灵动的路子,反而在招式中包含大量的与刀法招式一样的下劈,每一剑都沉重有力,像是砸下的大棍。

  无怪于门派被称为重剑门。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