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玄幻小说 仙武御道

第十二卷 第二百九十六 一个局

仙武御道 柒月秋凉 8574 2024-07-04 10:42

  潘狗子,也就是潘子夜。

  这家伙不好好的呆在东离洲,去找布雨和冥厉魔宗的麻烦,跑来极北冰原做什么?

  “嘿……道真,你可真是了不起;现在整个冰原城可是都在议论你呢。”

  “哦?”

  “重楼宫那一战,尽兴吗?”

  金雕听到这,就知道松高的意思了。

  于是就道:“你却是不行啊,不是说一定要杀了布雨吗,怎的逃到这里来了?”

  “还不是被你害的啊!”

  说起这件事,松高就一肚子火……

  “唉……你这张嘴真是够贱的,没事你提你的星斗突进做甚?

  就因为你的布局,我与三石兄弟被追杀了足足三个月之久!”

  记住网址m.vipkanshu.

  “你什么时候来到这的?丁三石怎样了?”

  “三石兄弟已经与顾思年等人汇合,而我被追杀得没办法了,半年前就逃到了这。”

  “那只狸猫还在东离洲?”

  “当然啊,不然你以为我还有心情在这当个巡城员?”

  金雕点点头,又道:“还有个问题,你是如何认出是我的?”

  “你来冰原城前,不看情报的么?冰原城非常排外,非亲非故之人,是不可能会被允许进入城中的。

  你现在的身份是青羽金雕,是妖,城中的掌权者更不可能会放你入来。

  私自闯阵,还能闯过的人,我至今也就只认识你一个,所以,方才便出言诈了诈,果然就真的是你。”

  松高说完,问金雕道:“话说回来,你又是如何认出我的?”

  “这也简单,使诈呗。”

  “这……呃……”

  松高心中一愣,就明白了。

  自己问出是叫道真,还是叫凌玄,这本身就已经是暴露了自己的身份。

  道号一般都是外人叫的,而相熟,同宗的人称呼凌玄,除非是长辈,不然,几乎不会有人直接叫他的道号。

  “既然是使诈,凌道友,为何你会第一个想到的是我?”

  金雕就笑道:“与你一样,既知我名,又能让我看不穿底细的人,只有你。”

  “唉呀!大意了!”

  金雕又道:“道友来此既已有半年,可否说一说此城之渊源?”

  “自无不可,详情请听……”

  冰原城的历史,是一部与妖族抗争,与宗派抗衡的历史。

  初建之时,与妖族纠缠了近三千年;建成之后,又与各大宗派对恃了三千年。

  逼得冰原城无力往八洲发展,只能在这冰原上死命的挤压妖族的生存空间。

  时至今日,冰原城辐射出去的据点,总共有七十多个,几乎是把整个冰原的南部,都纳入了冰原城的统辖区。

  但是啊,三千年前的玄门内斗,令得当时的冰原城掌权者们,做出了错误的决择,以至于现在,这七十多个据点,有至少三分之二都落入到了灵门五宗的手中。

  而剩下的这三分之一,又被一些玄门宗派给谋算了去;真正还在散修手中的据点,满打满算也就只有十三个。

  要不是冰原城还在散修联盟手中,这最北端的人族集居地,就要落入到宗派的手中了。

  所以,在失去了大多数据点后,散修联盟就把经营的核心放在了冰原城。

  也因此,冰原城的人极其排外,对外来人的防范简直就是变态!

  像金雕这样,一来就砸人家的家门口,非请而入的人,绝对会被冰原城上下当作是侵门踏户的宣战,是整个冰原城的仇敌!

  散修联盟虽然力弱,却也有五十名元婴修士驻守在这冰原城,闹出事来,外人在这天时地利人和尽失的冰原城,真就只是一块刀俎上任人宰割的鱼肉。

  潘子夜逃到这,还混了个职责,成了巡城队的一员,靠的,也只是侵袭夺舍。

  若不是,他连城都进不来!

  不过好在,潘子夜还是有些手段,混进了这座城后,半年时间,就侵染了十三名预备权力接班人,与三名掌控大权的元婴修士。

  通过这十六个人的权限,潘子夜很是详细地知道了冰原城的现况。

  但是凌玄并不是很关心这些,于是就着重问了近段时间,在冰原城及其周边,有没有什么人是走动得特别活跃的。

  然后,他就从松高的口中,得知了一个疑似是明德的魔修的动向。

  这位名叫“阿铭”的外来魔修,在七天的时间里,连着走访了十七个灵门控制的据点。

  而控制这些据点的宗派,无一例外,全都是陪着明德进入上清界的那些人所在的宗派!

  这是啥意思啊?

  巧合吗?

  谁敢信?

  这个阿铭,说他不是明德,谁会信?

  松高见金雕这么关注这个阿铭,心里也琢磨出来了一点味道。

  “凌道友,我说,这个阿铭和你有仇?”

  有没有仇的,谁知道呢……

  “不能确认他的身份,就谈不上有仇;潘道友,咱俩这叙旧就先到这吧,告辞了。”

  “哎?哎哎!慢着慢着!”

  见金雕要走,松高赶忙拦住!

  “你先别急啊,听我把话说完。”

  金雕:“???”

  “道友你看,你来时太过张狂了,而冰原城与各据点之间,可是时刻保持着联系的;那人要真是你要找的人,他就不可能不知道你也追着他来到了这里。

  道友,你知道敌人在何处据点吗?你知道他能鼓动多少人来算计你吗?

  敌在暗,你在明,道友,可千万要当心被他攻你于不备啊。”

  哈……

  金雕心中暗笑一声,心想:‘我可是正等着你这句话的呢!’

  于是就道:“潘道友言之有理,我会为道友制造一次大乱,道友能否如愿,就看道友有多少本事了。”

  潘子夜一听,急了!

  “喂!不带你这样玩的……啊!”

  凌玄哪里会与他废话?

  金雕化出原形,双翼一扇!

  庞大的妖气冲霄而起,转眼就已把方圆之地夷为了平地!

  金雕展开极速,刚猛凌利的罡风刹时就把松高给吹刮于半空!

  “咕……!”

  诡秘磅礴的妖气伴着极速,几个呼吸间就已弥漫开来,所过之处,冰消雪溶!

  松高被这迅猛诡秘的妖气掀飞出去,只来得及惨嚎一声,便就晕死了过去!

  同时!

  “何人生事!?”

  “贼子休得猖狂!”

  “贼子好胆!”

  “……”

  数道喝骂声传来,就见十七名元婴修士冲到上前,合围金雕!

  “咕咕……”

  金雕长鸣一声,在十七人的包围之中,左冲右突,极速更快三分!

  冰原城本身,对人族而言,是座大城;但对身具极速的青羽金雕而言,这冰原城也就只有巴掌这么点大。

  在这种窄抑的环境里,它的极速完全可以说是丝毫也发挥不出威能!

  但是啊……

  发挥不出威能,不代表就没有了用处!

  金雕的巨大身躯,纵然是被这四方城墙限制了极速,却也在极速的加持下,拥有了非常可观的惯性力量!

  金雕的这般横冲直撞,不仅没让这些人组织起有效的攻防,反还伤到了对三人!

  这就令人尴尬了……

  眼十七修士仍还收拾不了金雕,城中有人看不下去了!

  “哼!”

  “一帮废物!”

  两名元婴大圆满之人跳了出来,一人使出一尊宝印,将城中空间给定住了刹那时间;另一人则御起宝剑,抢在这刹那之间,向着金雕项上鸟首劈斩而去!

  城中空间被定住刹那时间,金雕毫无准备之下也被定住了刹那时间,就这刹那之间,凌玄感觉到了死亡的大恐惧!

  但是啊,刹那的时间太短,刹时之后,空间恢复原样,金雕整个近百丈的巨大身身躯,瞬间就起涟漪!

  “麦……!”

  一剑斩落,涟漪泛升,金雕却是先一步隐入了空间之中,半点也未伤!

  “这……”

  见到这一幕,城中顿时传出数十声不可思议的惊诧声。

  “咕咕……”

  差一点点就死亡临头,凌玄骇然之余,心中杀机顿起;金雕长鸣一声,双翼凝聚起浩瀚磅礴妖力于一点,然而一扇!

  “破梦・碎空!”

  刹时!

  冰原城内天崩地裂!

  “孽畜找死!”

  金雕这下惹众怒了……

  眼见又有近二十名元婴修士怒而出手,凌玄心中暗暗一惊,知已不能逗留,金雕转身就逃入到了连环阵当中去。

  它这一逃,那元婴修士中当即就有十七人追了上去!

  同时,城中有人放开了连环阵禁制,又有十多名元婴修士冲出城,企图要在城外巡视堵截金雕!

  然而,这十多名元婴修士不顶用……

  几乎是与这十多人同步,他们这些人方才冲出了城后,正待散开队形,就见青羽金雕也冲了出来,拉着一道残影,转眼间就隐没入于云层当中!

  极速,可不是闹着玩的……

  在城里留不住金雕,出了城,就更不可能留得住它了!

  现在让它逃了,怎么办?

  这些元婴修士当中,有不死心的,明知是追不上了,却仍还是愤怒不已的跟着金雕的气息追了去!

  其余人等,只能十分憋屈的回到城中……

  但是啊,城中现在还有一个潘子夜!

  这家伙可是一个真正的,能悄无声息地魔染别人,使人入魔的真魔!

  被金雕的这一番闹腾,城中伤亡惨重,近五十名元婴修士齐出,都拦不住金雕,这帮人悲愤恼怒之时,情绪必定动荡!

  这可正是侵袭他们心神的绝好机会!

  于是……

  那两名元婴大圆满修士倒霉了……

  趁着城中对伤员展开救援的机会,早前就已被潘子夜侵染了的人,进行了一次冒险!

  潘子夜已经是元婴修士,但他不可能牛13到现在就已把功行臻至了大圆满;所以,他与元婴大圆满修士之间,差了三个,甚至是四个小境界。

  小境界之间的差距虽然不是很大,但初境与大圆满,这中间的差距也一样令人绝望。

  在正常的情况下,潘子夜侵染元婴大圆满修士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但被金雕这么一闹,近五十名元婴修士竟然奈何不了它!

  众元婴修士悲愤恼羞之下,心神不可避免的就会有所动荡,只要能抓住这个机会,侵染元婴大圆满修士,反倒是顺利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