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玄幻小说 大明风华之齐王

第十爷五章 给我爷爷当妃子

大明风华之齐王 少杜 6313 2024-07-04 10:42

  看着脸色红突突的胡善祥,朱瞻圻便松开了双手,扭头看了看正坐在大厅里聊天的张妍与胡尚仪二人便对着胡善祥问道,“我娘和你姑姑在聊什么呢。”

  “听说好像是朝鲜进献了一名公主给皇上当妃子。”胡善祥轻声说道

  “朝鲜?给爷爷进献了一名公主。嘶,我记得安贵妃好像就是三年前从朝鲜来的呀!这群人还挺会巴结我爷爷的。”朱瞻圻皱着眉头说道

  “毕竟朝鲜是大明的藩属国,如今皇上大破阿鲁台部,他们如果不来进献点东西的话,实在就有点说不过去了。”胡善祥轻声说道

  “你知不知道这名公主长的什么模样。”朱瞻圻问了一句

  “不知道。”胡善祥摇了摇头说道

  听到胡善祥的话后,朱瞻圻眼珠子一转,靠到胡善祥耳边说了一句,“虽然我不知道那名公主长的怎么样,不过我知道的是她绝对没有你漂亮。”说完便又扭头亲了胡善祥的脸颊一下。

  趁着胡善祥还没反应过来,朱瞻圻转身便向着大厅跑去。

  比朱瞻圻慢半拍的胡善祥刚反应过来,便看着朱瞻圻已经跑进了大厅里,捂着被朱瞻圻亲过的地方,胡善祥小声的说了一句,“真是个坏蛋!”

  大厅里,朱瞻圻跑进来对着张妍和胡尚仪拱手说道,“娘,胡尚仪,你们在聊什么呢,这么开心。”

  “禀王爷,我与太子妃正在商讨关于一些礼仪的流程。”胡尚仪站起身来说道

  “哦,原来是这样。对了娘,我听说朝鲜那边给爷爷进献了一名公主,我能不能跟过去看看。”朱瞻圻问道

  “怎么,你小子想去替你爷爷把把关。”张妍站起身来说道

  “对啊,万一长的不好看,吓到了爷爷,那可就不好玩了。”朱瞻圻说道

  “行了,你小子别贫了,换身衣服跟上来吧。”张妍弹了一下朱瞻圻的额头说道

  “知道了娘。”得到张妍的肯定后,朱瞻圻对着张妍一弯腰便退了出去。

  看着离去的朱瞻圻,张妍又转头看了胡善祥一眼,不知在想些什么。

  回到房间后,朱瞻圻脱下了身上的飞鱼服,从柜子里取出了一套青色四爪蛟龙袍穿到身上,站在铜镜前看着自己,“挺帅的吗”朱瞻圻对着自己放了一句彩虹屁。

  走出房门后,朱瞻圻没有看到张妍与胡尚仪,只见到胡善祥一个人坐在花坛上。

  走到胡善祥身边,朱瞻圻问道,“怎么就剩下你自己了,我娘她们呢?”

  “太子妃和我姑姑已经去了凤仪阁了。”胡善祥站起身来说道。

  “凤仪阁?在哪。”朱瞻圻问道

  “跟我来吧。”胡善祥瞄了朱瞻圻一眼便转身向着府门口走去

  “等等。”这时朱瞻圻一把拉住胡善祥的小手说道

  还没等到胡善祥的回答,朱瞻圻便将胡善祥的身子转到自己面前,两只眼睛紧紧的盯着胡善祥。

  “怎么……了吗。”看着紧盯着自己的朱瞻圻,胡善祥支支吾吾的说道

  “头上有东西。。”朱瞻圻伸出右手将掉落在胡善祥头上的一片叶子给取了下来。

  “绿叶陪美人,绝配。”看着手中的叶子朱瞻圻对着胡善祥说道

  “有吗?”胡善祥弱弱的问了一句

  “当然了。走吧,要不然就赶不上了。”朱瞻圻拉起胡善祥的小手便跑出了太子府。

  “王爷,你走错了,这边。”朱瞻圻刚想要抬腿向西跑便被胡善祥一把拉住,拉着朱瞻圻向着东跑去。

  “………原来在这边呀。”朱瞻圻

  ……………………

  凤仪阁内,姗姗来迟的二人跟众人交流了一会,便一人站在张妍身后,一人站在胡尚仪身后静静的等着使者的到来。

  看着头戴九翚四凤冠,身穿红色翟衣的张妍,朱瞻圻不由得暗暗道,“哇咔咔,老娘这一身也太好看了吧,不愧是老祖宗研究出来的东西,威武!”

  就在这时,“承蒙圣主临朝,正气沛然,妖氛冰消,大明皇帝出兵关外,至山河以安静,解万民之倒悬,为贺大明皇帝凯旋,供奉妙龄婴宁长公主为皇帝妃。”一名朝鲜使者跪在正坐在正座上的安贵妃说道

  朝鲜公主头带珍珠帘,在身旁的使者跪下后,便也跪在了安贵妃面前,因为带着珍珠帘的原因,着实看不清相貌。

  “我去,朝鲜人现在就这么潮的吗,都带珍珠帘了。”朱瞻圻扭头看着不远处跪着的朝鲜公主暗暗说道

  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朝鲜公主,张妍对着安贵妃说道,“我去准备酒席,你们慢慢叙旧。”

  安贵妃听后点了点头,张妍会意后便转身向着后堂走去,临走时还伸手拧住朱瞻圻的耳朵,将朱瞻圻也带到了后堂。

  “哎呦,娘,疼呀!”朱瞻圻一边揉着耳朵一边对着身边的张妍说道

  “你刚刚没看到啊,那个朝鲜来的公主,看你的眼神都快变成绿的了。”张妍一边走着一边说道

  “诶,有吗,我怎么没感觉到啊。”朱瞻圻疑惑道

  “你当然不知道了,娘告诉你啊,其实那位朝鲜公主刚刚一直都站在屏风后面,看到你进来时,你知道吗,她的眼睛都看直了。”张妍说道

  “哈,她是一辈子没见过男人吗。”朱瞻圻听后吐槽道

  “肯定是因为我儿子英俊潇洒,气质不凡咯。”张妍揉了揉朱瞻圻的头发说道

  “主要是娘长的漂亮,人都说吗,儿随娘。”朱瞻圻对着张妍笑嘻嘻说道

  “谁说的,我怎么不知道呀?”张妍看着朱瞻圻问道

  “诶,偶然听到的民间传言。”朱瞻圻说道

  “说的还挺对的。”张妍整了整衣袖说道

  “………………”朱瞻圻

  ……………………

  夜晚,换下蛟龙袍后的朱瞻圻换了一身青色直裰便走出来太子府,看着天上乌云密布,朱瞻圻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爷爷也真是的,自己都娶媳妇了,还躲在鸡鸣寺里不出来。”走在朱墙边的朱瞻圻不由得吐槽道

  “嘶,真疼啊。”忽然间一道声音传入朱瞻圻的耳中

  “胡善祥,她怎么在这。”朱瞻圻应声望去,只见一处小花园中,胡善祥正坐在石凳上揉着肩膀。

  “我去,不会是被胡尚仪给打了吧,今天学习礼仪的时候我好像看到她往那名朝鲜公主的酒杯里吐了口口水。”朱瞻圻回忆道

  想到这朱瞻圻便静悄悄的走了过去,看着正双手揉肩的胡善祥,朱瞻圻便伸出双手放在她肩上帮她揉了起来。

  正在揉肩的胡善祥忽然感到一双大手拍在了她的肩膀上,刚想开口叫人,便听到身后传来了朱瞻圻的声音,“怎么,这是被胡尚仪给打的。”

  扭头看着正站在自己身后的朱瞻圻,胡善祥委屈的点了点头说道,“我就是看不惯那个朝鲜来的公主吗,想帮姑姑出口恶气,谁知道……。”

  “哎,傻丫头诶,幸亏今日没有人看到,不然的话你还有你姑姑都要死。”朱瞻圻一边揉着胡善祥的肩膀一边说道

  “为什么呀,明明是她有错在先的。”胡善祥酸酸的说道

  “她可是爷爷的妃子呀。给你举个例子吧,你如果是我的老婆,有一天你被一个小宫女给欺负了,你说我要不要替你饶回来呢。”朱瞻圻走到胡善祥身前蹲下拉起她的右手说道

  “可是,我,我就是不甘心,凭什么她就可以这样。还有,我还不是你老婆呢。”胡善祥越往后说声音便越小

  “如果你觉得不甘心的话,我有一个办法呀。”朱瞻圻说道

  “什么办法?”胡善祥连忙说道

  “等到爷爷百年之后,让她陪着爷爷一起去定陵里躺着不就行了。”朱瞻圻说道

  “啊!那要等多久呀!”胡善祥失落道

  “实在不行的话,我就去太医楼拿上几包泻药,给她吃喝的东西里加上点,让她难受几天。”朱瞻圻说道

  “不行,这样的话如果皇上查下来,王爷您不就……”胡善祥话还没说完便见到朱瞻圻松开了自己的右手,站起了身来盯着外面。

  “怎么了吗?王爷。”胡善祥也连忙站起身来问道。

  “有刺客,我先送你回尚仪宫,再过去看看。”朱瞻圻拉起胡善祥的收便跑了起来。

  “王爷,您自己真的没关系吗?”一边跑着朱瞻圻一边问道。

  “这个世界上能杀我的人还没出生呢。”朱瞻圻回过头来对着胡善祥说道

  将胡善祥送到尚仪宫府门口时,忽然间天空雷电轰鸣,一朵朵黑云如同一条条黑蛇般在天空中扭动,看到这个情况后的朱瞻圻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王爷,要不您还是别去了吧,这个天。”胡善祥拉着朱瞻圻的衣袖劝道

  “没事的,我都还没娶你,怎么会那么容易就死掉呢,别担心了。走了。”朱瞻圻对着胡善祥笑了笑便转身离去。

  看着朱瞻圻离去的背影,胡善祥不由得十指合拢放在胸前喃喃自语道,“王爷…………”

  朱瞻圻刚跑出尚仪宫便从储物间里拿出了蛟龙锏,意识则是在讨论间里问道,“李存孝,杀气去哪个方位了。”

  “在你的东北方向。”李存孝在讨论间里回复道

  “东北方,那个地方好像是宁尚宫。”朱瞻圻扭头看着东北方说道。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