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玄幻小说 魔女修仙养成记

第一章 缘来缘是你

魔女修仙养成记 陈广大 6260 2024-07-04 10:42

  时过千多载,天道无常,变化莫测。

  曾对于那些无上真仙而言,也只不过匆匆弹指一挥间。

  但如今这方世界,落寞的是没有了一丝成仙气运。

  世人为求得这岁月半点长生,天下是兵戈不止,分分合合。

  而就在今日,玉雪峰顶上,那株万古桃花树下的曼珠莎华竟也真是终于开了花。

  仙绕魔美。

  海阔天空一抹红韵,天南地北一处人家,时光已是七年之后。

  入秋,斜阳下午,微风徐徐,一处农田道路边上有只耕牛站立其侧,不时发出闷声嗷叫。

  旁边积攒着一堆刚收好的金黄麦草,放置在了破旧的木车架上。

  整片田间麦香轻盈扑鼻,让人醉迷在这金色的暖阳之中。

  不远处只听一小女童欢快大声嬉笑,看其景色美好,自顾的沉迷玩耍奔跑在了这幅画景之中。

  记住网址m.vipkanshu.

  而一旁陪伴她行走的悠哉老者,则捋起了羊长霜白胡须,摇头微笑念叨:“雪儿,别自贪玩踩坏了麦田。随师公早些回去山门可好。”

  我站在齐高的金黄麦田之中,不愿开心的皱鼻撇嘴:“师公爷爷就是常碎念,瞧您一路念叨的都成了老老头了。在念叨下去,胡子就更长了,雪儿才不会踩坏了庄稼。还有还有,雪儿还不想回去呢!”

  没错,我便是爷爷口中正在胡处嬉闹的雪儿。

  嘿嘿,名叫秋暮雪!我曾问起过师公爷爷和几位师兄们,为什么我叫秋暮雪呢。

  他们糊涂的说呀,因为我生时入秋,日落暮色,突降雪花纷飞,故而以此取之。

  可是这么多年来我好像从未有在秋天见过下雪呢。

  自出生起便在山门整整呆了七年,这一路往来我却如疯丫头般贪耍不倦,哪里见过世间还有如此新奇百怪。

  平日里除了后厨的赖皮白狗能陪我天天嬉闹外,剩下的人还不都一个个呆头呆脑只会修道。

  对,我既然出来了,才不要早早回去,能玩一天算一天!

  这话说完,眼睛又迫使我瞟向那侧站立的耕牛,我高兴极了的蹦到路边,向师公爷爷手指着那口牲畜。

  扬眉喊道:“爷爷,爷爷,你快看还有只牛儿站在道旁,却无人看管,我想要那只牛儿慢...慢驮我回山门中,雪儿脚好酸好累,哎呦…哎呦,都麻了呢!。”

  师公爷爷看着我装腔作势的样子,再次捋顺着他那羊长胡须,正要开口说话,却被牛儿的一声闷嗷阻挡言下。

  此时在耕牛旁的那破旧木架车上,金黄麦草之下突有一动静。

  只见两个抱拳的小手伸出麦堆,发出了一声“哈欠”睡饱之音,再探出苦瘦的头颅,嘴巴大口的把其余五官往外堆挤,也着实难看。

  而我被这突来的小鬼头竟也吓慌一时后退,反而忘记自己是个修真之人,还躲在了师公爷爷褐袍衣后,两眼怯怯狐疑望去。

  那破旧的木车麦堆上跳下一位年似和我相仿的小男孩,头发已是乱糟蓬蓬,此时面容没在打着“哈欠”,所以模样倒是看清了许多。

  且说那长相不雅干柴瘦骨,还也脏兮兮的满脸污垢。

  这小鬼头来到师公爷爷身前几步,口中叼着的那麦草穗都像似示威,嘴角一撇,眼神透露出几分不满的打量着我.

  开口不乐道:“你这好妹妹真是童言无忌啊,小子我睡个饱觉就听你一旁乱喊乱叫,想着等你走后再多睡会,怎料想连我的小黄都要偷走,你看要不把我也一同顺走得了,从此吃喝就由你全孝敬着呗,嘿,小子我就当受点委屈吧!”

  呵,我这全好的心情,瞬间被气的跳了出来,别看本姑娘今年七岁,那就是在墨竹峰也没几个敢和我斗嘴的.

  张口就回道:“谁能证明这是你的小黄,我说它叫小白,便就是我的,看你这身衣衫褴褛,邋遢污秽,怕有也是从别处偷来的,哼!我就想让这牲口驮着走,你都不是牲口就想赖着跟我走啊!”

  师公爷爷本就性情寡淡,也知道我平时爱些无理取闹,孩子般的斗嘴也就未多理会,便矗立一旁笑观不语的欣赏起来。

  小男孩被我讥语反倒无所辩言,低头看去自己一身破衣烂衫,那不合脚的灰布鞋,还左右探出个大拇指头。

  要说形似乞丐那也不假,忽见他抬头怒视着我,反而我还有点心虚,似乎不应该这样糟蹋。

  也就是吐息之间,只瞧他两眼微微使坏一眯,双手飞快的贴在了我的面颊上,给我囫囵的抹了个圆。

  他大口‘哈哈’指我笑道:“瞧呦,多美的富家妹妹,我这个泥灰妆容涂到了你的脸上,怕是你家爷爷也觉得格外漂亮吧。”

  我怎么就给呆住了,反应过后的我气急随手运法,那一尺仙物鎏仙风杵便出现在了我的掌中。

  只听“碰”的一声响起。

  已然打在了男孩的胸口之上,而我也是懵懵轻颤看着他躺地不起。

  他朝我看来,嘴角还隐隐血红,想来我也是怕了,怎么会去伤人性命,心里好是难过。

  一旁的师公爷爷看到此处,冲我怒道“放肆”后紧忙扶起小男孩,为他服下了一枚护心丸。

  解开衣衫看去他胸口,酌伤的印上了小小疤痕。

  我紧张的双眼不敢对视小男孩,手中金色的鎏仙凤杵也是此次随师公爷爷下山,被一叫叔叔的人给赠予的。

  我当时见后心是非常欢喜,那凤身盘绕一尺之间,好似含苞待放形成锥形,器身前端旋绕着九条细长凤尾翎,翎片上镶嵌的宝石在阳光的晖映下,更是五彩斑斓。

  若是由顶垂下看去,却不难发现镂空之处正好一尊凤凰图腾。

  随着一声“孽徒,瞧你做的好事!”我也更加羞愧低头不语。

  爷爷转而对着小男孩开口说道:“贫道乃钟南玄天教修士,离此处山阳之地不过百里,这是贫道随身之物玉扳指,若有意修道可以此物上山投学,门中自有弟子领入,若无意而来,这也可换些银两安身罢了。”

  那小男孩接过玉扳指,把玩在手中透着阳光细细端详。

  撇嘴惺惺回到:“那就这样吧,谁知道能值几个钱!”

  师公爷爷拽过我的手腕便要御空回去。

  我转眸看过男孩,低语不好意思问道:“你叫什么呢?你会来学道吗?”

  夕阳空照,那一缕缕炙芒穿过了层层飘渺云薄.

  师公爷爷带着我御空飞行,此时已是夕阳西下,那映红色的跳动与连绵山谷相互交映.

  山颠之上被薄薄覆盖上了一层火红暖衣.

  让人的心中久久荡漾起了美好的的涟漪。

  我也是这么第一次看到山门的全景原来如此美好,眨巴的眼睛随着破空的阳光一起欢快喜悦.

  在很久以后曾回想到此时此刻,心中也不仅缅怀起一种思念的伤感。

  此处山脉名曰钟南,浩瀚广绵,其中有山九峰,九峰连环相聚.

  师公爷爷说过,合围成阵,灵脉不息,适合开山立派.

  所以师公的师祖祖祖,总之很久很久以前便在此立派玄天教,受教天下,而今已是名震世间的一方大教。

  我和师公爷爷的所在之处便是这九峰其一的墨竹峰。

  “不,我不是有意要伤你的,谁叫你在我脸上涂灰的,原来你叫阿飞啊……“

  “小七,小七!快醒醒,你竟然吃个饭都能睡着,还说起胡话来,哈哈哈。”

  离我较近的五师兄昊然推搡着摇醒了我,又一本正经的小声说道:“师父过来了,快起来!”

  我耷拉着眼皮,揉了揉鼻子,在抹去了黏在面颊上的米粒,斜着脑袋对着门外缓步进来的一道身影,却没看清是谁,咧嘴呲牙一笑而又继续贴在饭桌上呼呼起来,口中还迷糊念叨着:“去,谁说胡话呢,我今日好困呢,不想练功呢。”

  “雪儿,你不想练什么功呢?”

  “什么功法都不想练!”我懒懒回应道

  “哦,怎么,本门的功法雪儿都学会了?”

  “奥,嗯…嗯,会,都会,我要睡觉,别找我说话嘛!”我更加困意袭来念着。

  “那玄天九剑决,五行乾坤决,凤舞九天决,你都学会了?”

  这句话落,“噌”的一声我便如钉直直起身而立,两眼放光端详着说话之人,那可是玄天教以此为傲的三大镇派圣术,谁不想学呢,“咦,师公爷爷,你何时进来的,刚是你说要教我三大圣决吗?”我此时忽然清醒的兴奋问道。

  只见师公爷爷甩去衣袖,老脸严肃的冷吭一声,对着几位师兄们说道:“今晚雪儿不把流云剑术练足百遍,你们几个也就不用睡觉了!”便踱门离去。

  这时五师兄昊然乐乐笑我,“瞧你个瞌睡虫,都提醒你师父来了,这不,又被你蠢的气走了。”

  二师兄柳常州也跟着插话念叨:“你赶快再吃几口,填饱了肚子好去练功,这百遍剑法够你受的。”

  “小七,你还居然想学三大圣决,今年几岁了,道法练到几层了,改日大师兄回来,我们几个要得好好夸夸你的!”六师兄田恒也开始损我。

  其他在场的三师兄徐青、四师兄王耀光也都逗乐的嬉笑不休。

  喏,这就是我们平时在平常不过的生活了,何时我才能再出山游玩呢,光是想想就觉得挺美。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