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玄幻小说 我要成为:最强

第二十章对门相冲

我要成为:最强 落落哎呀 4592 2023-12-26 15:05

  一秒记住【毛豆小说网 www.maod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易风,看看你干的好事!”

   一道厉喝声响起。

   正和易风聊着的圆满师妹,被吓得一颤,不着痕迹的离易风远一些,生怕殃及池鱼。

   其余学徒也都低下头,不敢再看,一副乖宝宝的样子。

   易风迎声望去,只见有三人联袂而来。

   为首的是一个长相平凡的男子,面貌虽然平凡,但却没有人敢小觑,因为他就是李建白。

   如果非要给他加一个称谓的话,那就是林氏符店的二把手,B级3星符文师。

   况且,由于符店店主林振北不管事的原因,店里的大小事务都是李建白负责。

   在他身后的,则是符店另外两个坐镇符师,都属于D级9规,离C级符师也就差登门一脚。

   刚才发声的就是其中一个身穿红袍的男人。

   “易风,你可知错!”李鹤怒气冲冲,径直上前质问道。

   易风皱了皱眉头:“我做错了什么,何错之有。”

   李鹤,为人暴躁,脾气易怒,是林氏符店三大坐镇符师之一。

   同时也是符店二弟子赵泉的师尊。

   符店学徒在起初入门时,想要加入符店,学习符文知识,都必须选择一个老师作为自己的引路人。

   这个时候,学徒就是挂名弟子,可以学习一些基础的符文知识,如果想要学习更高深的知识,也可以成为正式弟子,甚至亲传弟子。

   当然,如果家里有钱的话,可以在老师处购买相应知识学习。

   目前,符店已知的亲传弟子只有两位,一位正是易风,是’符文圣手林振北’的亲传弟子。

   另一位,则正是赵泉。

   也因此,出于护犊的心理,李鹤对于易风,这个夺走了赵泉首席弟子身份的少年,很是看不顺眼。

   听到易风的狡辩,李鹤更怒了。

   还敢不承认!

   行,那就让我告诉你,你犯了哪些错误。

   李鹤朗声道:“身为符店首席学徒,长辈信任你。临行前交代,让你负责符店内外事物,你却给我们招惹上了德文坊这般大敌,此为其一。”

   “在对付刘阳时,不顾符师礼仪风度,行莽夫之举,殴打同行,给外人留下不好印象,间接抹黑了符店形象,此为其二。”

   “让刘阳留在符店内部,免费进行一个月的符晶制作,表面上看似缓解了符店内人手不足的危机,但同时也导致符店内部消息有泄露出去的风险,

   总体而言,危害远大于收益,此举不吝于引狼入室。此为其三。”

   “不遵符店规定,违法乱纪。符店规定,每日符文学徒必须自早上九点到达符店,晚上4点离开符店。据我所知,我们离开的这几日,你晚来早退,浑然不将符店规矩放在心上。此为其四。”

   “知错不改,我已将你之罪行公布于众,你还不俯首认罪。此为其五。”

   “这五大罪行,你认是不认,你说你当罚不当罚。”

   说道最后,李鹤面色激动,脸色发红,斗志昂扬,“易风,我说的可有问题,你知不知罪!”

   易风咂舌。

   这老不死的,才刚回来多久,就已经将我的老底查出来了。

   要不要这么可怕!

   这的多大仇多大怨,才能做到这种地步啊。

   易风简直无言以对:“说的都没有问题,这些事我都做过。”

   李鹤嘴角刚升起笑容。

   却听易风继续道“如果这也算是罪的话,我无话可说。”

   “李鹤,你只看到了我招惹了德文坊,殊不知德文坊对安阳区的市场早就有窥视之心;”

   “刘阳来符店进行挑战,我战胜刘阳,不仅无过反而有功;”

   “战胜刘阳后,如果我放任刘阳回去,毫不管理。那么刘阳回去后,刘德文知道后,正所谓打了小的来了老的,刘德文一定会趁着几位坐镇符师没在,趁机吞食安阳区的市场。而我让刘阳在符店内工作,虽然有泄露符店情报的危险,但同时也为众位符文师回来争取了时机。”

   “我问你,我何错之有!”

   最后一句话,易风几乎是吼出来的。

   我何错之有!

   李鹤哑口无言,想要争辩,却发现易风说的天衣无缝,让他无从下手。

   突然,他灵光一闪,“那你迟到早退的情况呢,作何解释。”

   “我得到林师的允许,前往符文工会进行符师考核。”

   一直默不作声的李建白眼睛一亮,却最终没有开口,

   倒是最后一位坐镇符师问到,“易风,考的如何?”

   “完全没问题。”易风自信说道。

   说着,右手一抹,从符文腕带中拿出一枚徽章,赫然就是D级符师证明。

   身穿白衣的温和男子接过徽章,确认无误后,感叹道“振北兄的眼光还是这般犀利。”

   随后王钊开口帮道:“李兄,易风说的不错,德文坊对安阳区的窥视之意,你我也是清楚的,这不是易风的错,相反,他能够力挫德文坊第一符文天才刘阳,也不辱没我林氏符店的风采。”

   “王钊,为了区区一个学徒,连你也要和我作对!”李鹤羞怒,毫不领情。

   “李兄,又何必和他计较,这次本是我们考虑不当,让德文坊找到了机会,也幸亏易风突发奇招,为我们回来抓住了机会。建白,你说是吧。”

   “可。”李建白言简意核。

   但熟悉的三人,却知道,这次真的就这样了。

   李鹤不甘死心。

   此时,外界忽然响起了阵阵喧闹声。

   李建白当先向符店外走去,王钊和李鹤紧随其后。

   途中,在经过易风旁边的时候,李鹤压低声音,恶狠狠说道:“易风,别以为就这样过去了,只要你一天没有成为符文师,你就一天别想给我好过。”

   符文师?

   易风右手上的符文腕带,笑而不语。

   当他走出符店的时候,就见到了这样的一幕。

   只见,符店对门原本的材料商铺的牌匾已经卸下,此时正有一群穿着灰色衣衫的符文学徒在里边忙碌,装修的装修,搬东西的搬东西,挂牌匾的挂牌匾。

   外边站着一个苍白肤色的符文师,李建白正在和对方其中一个苍白皮肤的男子交谈着。

   易风走进一听。

   “钟离,你不在净月区好好呆着,来我们安阳区干什么?”李建白皱眉问道。

   看他的样子,似乎对这个叫做钟离的苍白男子很是忌惮。

   “那建白兄觉得我是来干什么的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