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玄幻小说 通天刀皇

第十七章 药理

通天刀皇 善学 4462 2023-12-26 16:23

  一秒记住【毛豆小说网 www.maod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不知郡王要见何人?”王江颇为期待的问道,他心里甚至有一丝幻想是不是来找他儿子王质的,毕竟王质的资质尚可,而且刚刚郡王还夸过。

   “郡王,我们要见王松!”陈天南也不拐弯抹角,直接道。

   “王……王松?”王江有些错愕,他想不通郡王为什么要见王松,一个疯子而已,有什么好见的,莫不是这个疯子惹到郡王了?

   想到这里,王江心里有一丝慌张,他有些迫不及待的道:“郡王,那王松疯疯癫癫的,要是有得罪郡王的地方,郡王只要一句话,我王江绝无二话,那王松虽是我王家之人,但是所作所为和王家没有一点关系。”

   王江忙不迭的一阵发言,想要和王松划清关系,虽然王松是他的弟弟,但是自从王松疯了,对他没有什么帮助之后,他早就当这个弟弟不存在了。

   这一幕落在李傲天等人眼里,不由哑然失笑,同时也对这个王江有一丝鄙夷,这个王家家主的胆色气度实在是太逊了点,还没有弄清楚情况,就急急忙忙的想要划清界限,王松有这种大哥,也算倒霉!

   “真是时移世易啊,我记得当年王松老弟成为人级炼丹师,王家主开口闭口都是我弟王松,现在却说王松和王家无半点关系,王家主这套过河拆桥的本事,我陈某佩服!”陈天南毫不客气的讽刺,这王江的嘴脸实在是难看了点。

   李傲天心中暗叫了一声骂得好,这个陈郡王平时看起来颇为威严,想不到还有这么犀利的时候。

   “咳咳,咳咳!”听到郡王的讽刺,王江面色一阵难看,他咳嗽两声,掩饰自己的尴尬之色,而后深吸一口气,强忍心中的怒意道:“既不是找王松的麻烦,那不知为何而来?”

   “我们来找他是有一些事,你找个人带我们去即可。”陈天南淡淡的回应。

   “好,质儿,你带几位贵客去见王松。”王江转头对身边的王质说了句,而后又朝李傲天三人拱了拱手道:“郡王,老夫还有些家事要处理,非常抱歉,无法陪诸位了。”

   李傲天几人都是淡淡一笑,这王江是借这个机会来表达自己的不满,可是这个不满他们丝毫不在乎,尤其是李傲天,在他眼里,一百个王江都抵不了一个王松。

   “是,父亲!”王质应了一声,而后又朝李傲天几人拱了拱手道:“诸位请跟我来!”

   三人跟随王质七弯八拐,终于在半柱香时间之后,他们停在了一个柴房前。柴房的顶部搭着一些茅草,紧邻柴房旁边的是一家豢养室,里面养着数十头金毛狐狸,一股浓浓的骚臭味扑鼻而来,让几人不由的一阵皱眉。

   茅草屋前,一个瘦削如柴的黄脸中年女子正给一名中年男子洗发,一边洗一边念叨:“松哥,你还记不得你以前也帮我洗过头发,那时你说要为我建一座大的宫殿,让我过上皇后般的生活,松哥,我一直在等,一直在等那一天的到来,我相信总有一天你会好起来,兑现自己的承若!”

   “舟形草,陀罗花,舟形草,陀罗花,……”王松似乎并没有听到黄脸女子的念叨,蹲在地上喃喃自语。

   看着这一幕,三人不由一阵心酸,黄脸女子不离不弃的坚守让他们由衷钦佩,同时王家的所作所为让他们心中冒出一股怒火,这王家占地数十亩之广,空房间多如牛毛,难道连安置两个人的空房间都没有?居然让王松住这等地方,实在是让人心寒。

   “郡王大人,那个就是我叔叔王松了!”王质蹙了蹙鼻子,向三人介绍。

   “王质,你来干什么,你做事别太过分,你要做绝了,我们也不好惹。”那名中年女子一看到王质,腾地一声站了起来,并且警惕的将王松护在身后。

   李傲天几人对视一眼,心中了然,这王松夫妇平日里肯定没少受这王质欺负,否则不会有现在这种反应。

   “婶婶,瞧您说的,您误会了,我是带郡王大人过来看望叔叔的!”王质嘴角努力憋出一个笑容,他倒是有几分眼色,刚刚在大厅看到父亲吃瘪,他心里有了警惕之心,对待王松二人的态度也来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郡王?”黄脸女子转而将目光看向陈天南李傲天等人,目光中依然透着警惕。

   “嫂夫人忘记我了吗,我叫陈天南,当年王松兄弟在我郡王府做事,我们还见过一面的。”陈天南走过去道。

   “陈天南?”黄脸女子仔细看了看陈天南的脸庞,低头想了一会,忽然眼睛一亮道:“我想起来了,你是千叶郡王,当年你赏赐了不少东西给我和松哥。松哥还跟我说你为人不错,说要在王府长期干下去,只可惜,后来松哥他……!”

   说道这里,黄脸女子的眼中有一丝泪水在打转。

   “嫂夫人,不用着急,我这次前来,带了一位高人,兴许他能治好王松兄弟!”陈天南向黄脸女子说道。

   “能治好王松?”王质心中不由的一惊,这王松已经疯了不知多久了,也看了不少名医,吃了不少丹药,可就是没有一点效果,现在他们能治好王松?要是王松真的好了,那他们王家岂不是又要发达?不过随后他想到这些年他是如何对待王松夫妇的,心中不由产生了一丝恐慌。

   “治不好,一定不能治好这个疯子!”王质心中暗暗咒道。

   当然,黄脸女子完全是另一种想法,她激动的握住陈天南的臂膀:“治好松哥,你说能治好松哥?”

   说到这里,黄脸女子退后两步,往地下一跪道:“郡王,若是您能治好松哥,我一辈子给您做牛做马!”

   “嫂夫人快快请起!”陈天南赶紧伸手扶住,接着指了指身边的李傲天道:“嫂夫人,你拜错人了,这位李丹师,才是真正的高人!”

   话音刚落,黄脸女子又要过去拜,好在李傲天动作迅速,将她扶了起来道:“嫂夫人,王兄为了天下人研究丹药,这等胸襟,我李某非常佩服,而嫂夫人你数十年如一日不离不弃,照顾王兄,李某亦深感钦佩,你这跪拜我可受不起!”

   “嫂夫人,你将这枚玉简给王兄,让他的神念扫入即可!”李傲天将准备好的一枚玉简递给了黄脸女子。

   正所谓心病还须心药医,王松因为研究丹药而执着成魔,当然是用丹药之道去破解,他这枚玉简中,就包涵了很多丹药知识,最珍贵的还是其中的药理药性部分,那都是丹圣经过数千年的研究总结出来的,极为珍贵。

   选择给我药理,而不是直接给出拓脉丹的丹方,李傲天也是经过考虑的,若是将丹方直接给王松,王松即使醒来,以后也会留下心魔。而给药理就不一样,只要王松把其中的药理专研透彻,甭说一个拓脉丹,就是更逆天的丹方,都能开发出来。而且,以后天宇大陆又将出现一个厉害的丹师。

   世人都以为丹方珍贵,一方难得,可是李傲天却很不以为然,这个世界最珍贵的不是丹方,而是药理,只要搞清楚药理,还怕研究不出丹方?

   可惜这个世界研究丹方的人极多,研究药理药性的人太少,大多数丹师都非常热衷于开发出几种威力大疗效好的丹药,以博得一个好名声,功成名就,坐拥财富荣誉,真正能够沉下心来,研究药理的人太少,当然这也和药理难懂有些关系,药理之道实在枯燥繁杂,而且周期很长,研究药理,不仅需要悟性,更需要板凳需做十年冷的决心。

   “这……,这就行!”黄脸女子看着这枚玉简,有些错愕,一枚玉简就能治好松哥的疯病?

   她扭头看了看陈天南,目露疑惑。

   “嫂夫人,听李丹师的没错,他是真正的高人。”陈天南解释了两句。

   黄脸女子嗯了一声,脸上带着疑虑,不过她还是将玉简递给了王松,只要有一线机会,她也不会放弃。

   王松笑嘻嘻的接过玉简,一阵把玩,黄脸女子在一旁哄了好半天,才说服王松将神念扫进去。

   在王松神念扫到玉简的那一刻,他的目光先是一呆,接着砰的往地下一坐,半响不说话,不过他的眼神竟然渐渐的有了一丝清明,随着时间越来越长,他眼中的清明之色越来越多。

   一个时辰后,王松的眼神已经完全恢复清明,他从地下霍然站起,长叹一声:“二十年研究,原来我都在一个死胡同中打转,可悲可叹!”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