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玄幻小说 掰正剧情小能手(快穿)

124.番外2・执念成魔

  一秒记住【毛豆小说网 www.maod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快抓住它!”

   “那灵兽到哪去了?!”

   “找到了!它在那边!”

   “师兄, 找到无尽木的位置了。”

   “好!那水光兽灵智未开,必定会回巢穴,我等尽可以守株待兔!”

   “火光兽现身章莪山, 速来!”

   ……

   视线似乎被蒙上幕布,隐约间只见得看不清面容的人影攒动。不同的声音不断讲着陌生的语言, 杂乱无序地让人听的不真切。

   它只知道自己在逃跑, 后面有人在追着,狼狈极了。

   拼命跑了许久之后,它才停了下来。立起了身子听了听, 灵敏的耳使它可以轻易辨认追杀者的方位。狡猾至极的它悄然改变了前进的方向,小巧玲珑的身躯隐匿进山石草木之间。

   它不辨方向地逃了很久,意识模糊朦胧间,追杀者的声音不知何时匿去了, 任它怎么听,方圆百里却再也听不到什么动静。它这才真正停下, 却没有放下防备之心,钻进了不过巴掌大的小洞里。

   安静地蹲在小洞里,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只懵懵懂懂地知晓自己安全了, 它这才急急忙忙地向着巢穴的方向跑去。

   只是回到巢穴并不就意味着安全无忧,真正狡猾的猎人早已在那里布下天罗地网只等它回去自投罗网。

   果然,待它小心翼翼地窜进终日燃着火炎温暖洞穴中, 蜷缩在黑红相间的枝条构成的巢穴里的时候, 那些陌生又熟悉的人影又出现了。

   “不尽木火中有鼠, 重千斤,毛长二尺余,细如丝。但居火中,洞赤,时时出外而白……是了,果然是先祖典籍上记载的火光兽。”

   “世人皆知,火光兽皮毛珍贵。火灵根修士若能得其皮毛,往后修行一途便如虎添翼一路坦途。此时碰见,当真是天赐的机缘。”

   “火光兽出火则毛白,以水逐而沃之即死。我这有一术法,恰好能克此灵兽。”

   “既然如此,师兄何不快些行事?”

   “那一会儿就劳烦师弟为我阻挡他人片刻了。”

   “尊上,我等是否出手夺此异宝?”

   “不必着急,待此些个正道修者争个头破血流,我等再出面抢夺岂不快哉?”

   “古籍有载,遇火光兽,便可得飞升之机……”

   ……

   周身再次传来各方嘈杂难辨的窃窃私语,隐约是在说它的皮毛如何珍奇而它又有何价值。它虽然神志懵懂却也明白期间利害关系,愈发谨慎地龟缩在升腾不息的火焰之中,绝不打算踏出巢穴一步。

   却不知火炎光华灼灼,在其油光水亮的火红色皮毛上燃烧翻腾之时,自身细细的毛尖都染了金光。衬的那皮毛色泽奇美,神光湛湛,愈发惹人觊觎,引得众人心中贪欲更甚。

   混乱中,不知是谁先动了手。

   一个神志恍惚之后,它回了神,忽然发现自己已是被驱赶出了巢穴,一张泛着金光的罗网就要对着它迎头罩下,就要将它抓捕起来。

   耳中却是突兀地听得一声叹息,说的是同族之语,不带恶意反倒似有调侃回护之意――

   “唉,你这崽子倒是蠢的很,将人引回巢穴所在不说,还累我不得不出手相助!”

   话音刚落,此时异变突起,一道红光掠过,那张罗网凭空便成了两截落在地上,金光黯淡显然受了重创。

   红光落了地,光芒散去,便是露出真容。怪鸟其状如鹤,两翼一足,赤文青质而白喙,羽翼扇动间讹火灼烧,火光迸射。显然,此先便是它出手相助了。

   “毕方,莫要多言,快些将此些修士尽数驱逐。”紧随其后有另一道声音远远传来,其音如击石般铿锵,清冷莫名。

   “知道了,狰,你还是这般无趣。”

   许是被那声音中的漠然给吸引了,它下意识地抬头注视声音来方。

   但见一异兽优雅地踱步而来,那异兽尾似羽,腰生翅,琉璃眼,五尾而一角,状如豹。仅打了一个照面,还未真正靠近,便让它心生退意,仿若遇上了天敌似的。可即便如此,它却莫名移不开目光。

   那异兽却是没有理会弱小的它,闪身便闯入了斗作一团的修士之中。一时血光飞溅,如同虎狼入了羊圈,平日里高高在上的修士们狼狈至极,而它的姿态却依旧从容,仿佛闲庭漫步那般优雅而散漫。

   它注视着那强大而优雅,乍一出现便吸引了它全部目光的兽。整个身子止不住地颤栗,不像是畏惧,倒像是……兴奋。

   还未等它生出点别的什么情绪,眼前的画面就如同镜子一般碎裂了,只余下一片漆黑的空茫。

   ――――――――

   “叩叩叩……”办公室的大门被人敲响,并不是多么大的声音,落在这寂静的悄无声息的空间里却是格外的清晰。这轻微的动静将靠在老板椅上闭目休憩的男人惊醒了。

   俊美的令人目眩神迷的男人睁眼,面上还带着难得一见的恍惚和怔忪,还有稍许被扰了美梦的不虞。

   他已经……很久没有梦见过以前的事了。

   回忆起梦中那个优雅而矫健的叫人心动的身影,林浩言脸上泛起柔和之色,墨黑如同深渊的眼眸也染了笑意。似乎仅仅只是想到,就令他感到愉悦一般。

   那是他与“狰”的初见。

   那时,他对“狰”的兴趣还停留在对强者的憧憬上。而真正生了爱慕之心……林浩言想,大概是在后来的朝夕相对之中才渐生的情愫。

   “林总?”门外传来秘书询问的声音。

   林浩言这才恍然,顿时敛了笑意,肃声开口:“进来。”

   秘书这才小心翼翼地开门,便见自家总裁大人一脸肃容地坐在办公桌后看着自己,顿时松了口气。

   “有什么事?”把持着一本正经的办公态度,林浩言询问道。

   秘书是公司里的老人,早就已经习惯于他严谨的办公态度,见此也没什么不适惊异,把手里的文件夹放在总裁面前,一句废话也没多说就开始进入正题。

   林浩言端着一张严肃脸,看似在认真地听他说话,思绪却是已经飘远了。甚至于秘书什么时候离开的,他都没有注意到。

   先前的梦揭开了尘封的往事,让他无法不去在意,他控制不住地去回想那已经作古的人和事,那个遥远的曾经。记忆的闸门乍一打开,便止不住了。

   最初的他还只是它,一只灵智未开的火光兽,是由天地孕育而出的仙兽。

   一个意外,使本该出生仙界的他落在了下界。由于他的存在在下界过于逆天,天道规则致使本该灵智早开的他始终无法生出灵智,每日过的浑浑噩噩只依本能行事,直到遇见了它――身为上古凶兽的狰。

   他们的初见如梦里的情形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别,他意外被人发现了踪迹,身为浑身是宝的仙兽自然引来了不少修士追杀,被逼入绝境的时候是狰和毕方出手救了他。

   那时候狰和毕方清扫了对他心怀不轨的修士,就在他面前道出了始末。原来他将修士引来这章莪山时,二者便有所察觉,不过没有太过在意。

   只是后来有位修士找他的时候,一时错认寻到了同样喜欢用无尽木筑巢的毕方的巢穴,被毕方追赶时露了底,这才让他进了两人的视线。

   他们妖修向来一致对外,又恰巧皆为火兽。既然遇见了,便没有坐视不理的道理,这才出手救下了他。而毕方又发现他灵智未开,动了恻隐之心,也就有了之后将他带着教养的事。

   与他不同,狰与毕方皆是修炼已久,深谙斩草除根之道,下起手来没有丝毫留情,并未留下什么隐患。之后虽然时而有修士上门来寻,但二者实力强横足以应付,因此在章莪山他们倒也还算安稳了好些年。

   好几百年的时间,又有天道宠爱,足以让他懵懂的神志开化。也就是那个时候,他渐渐明白了狰只是面上冷漠,内心其实极为温柔。也明白了毕方看似面热实则心冷,唯有真正的友人才能得它真心相待。

   他身为仙兽天赋异禀,再加之天道宠爱,努力修炼之下,实力竟然也慢慢追上了狰和毕方。实力的靠近也拉近了他们的距离,得了两者的认可。

   只是狰和毕方大概也没有想到,一只火光兽竟然会有如此吸引力,引来前仆后继的追杀者。

   许是成仙机遇动人心,许是狰和毕方本身也遭人觊觎,又或许死在他们手上修士的宗门师长动了怒,待得安安稳稳的日子过去,来章莪山搜寻他们的修士越来越多,实力也越来越强。于是,它们的处境就越发艰难。

   直到有一天,狰为了救他和毕方,死在了修士的手上……

   林浩言永远无法忘记那个日子,也忘不掉狰浑身染血的模样,宛若一场噩梦。那时他才知晓自己早已对狰心生爱慕,却是再也没有机会说了。

   狰浑身染血的模样历历在目,林浩言漆黑的眸子里阴云密布,他深吸了一口气压抑自己的情绪不让力量暴走。随即一语不发地起身,走到落地窗旁,居高临下地俯瞰着脚底的一切。

   他的办公室在公司大楼的最顶层,也就是第三十四层,站在这样的高度看下去,那些忙忙碌碌、来来往往的人群或是别的什么都缩成了一个个小小的黑点。

   站在高处高高在上地俯视而下,将一切都踩在脚下,确实是件快事。只是高处不胜寒,一个人站在高处未免太过寂寞,而他想要的那个人却是已经不在了……

   那时候他和毕方虽然发疯地杀死了当初在场的所有修士,却挽不回狰流逝的生命。毕方心灰意冷执意离开,它却是异想天开想要找寻狰的转世之身。

   ――却是寻寻觅觅了几千年也不曾遇见……

   之后毕方因心魔陨落在雷劫之下,三个好友最终只剩他孤零零的一个。他努力修炼飞升,后来又成了世间最强之人,登临世界之巅,却依然寻不到两人的神魂。

   执念已成魔障,当天道找上门来的时候,他毅然跟天道做了个交易。于是被送到了这个世界,成了林浩言。

   如今毕方的转世已经找到,可他最心心念念的那个人,却是依旧不见踪影。

   想到这里,林浩言神色坚定。

   上穷碧落下黄泉,纵使寻遍世界也要找到你!

   ……

   自那天做了那个关于前尘往事的梦之后,林浩言就开始频频梦见从前发生的事。

   实力到了他那个程度的人,是很少会做梦的。那越来越频繁的梦境,似乎昭示着什么。

   两个月后的某天

   林浩言去探望生病住院的毕方时,出乎意料地跟一个人撞到了一起。

   穿着病号服的少年跌坐在地上,从林浩言的角度只能看到一头柔软的黑色短发。看见少年的第一眼,林浩言心中就滋生出莫名的情绪来。他鬼使神差地伸出了手,想要将少年从地上拉起来。

   少年抬头,露出俊雅精致、略有些苍白的面容,似乎身体不太好的样子。他的脸上没什么表情,那双眸子更是冷淡至极。

   淡漠的眸光落在林浩言身上,毫不在意地淡淡一扫便是移开,他拒绝了林浩言伸出的手,自己站起来离开了。

   那种源自灵魂的熟悉感让林浩言如遭重击,他没有阻止少年离开,只是看着少年的背影低笑。他本就有一副极端俊美的皮囊,如今带着无与伦比的愉悦以及宠溺地笑起来,更是光彩夺目得让人移不开目光。

   ――终于找到你了……

   ――狰。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