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玄幻小说 不死的异人

第三十四章 吾心之所系 当降吾神通

不死的异人 我要上天 3918 2024-01-02 17:57

  一秒记住【毛豆小说网 www.maod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狂剑门还有七把剑,除去不能修炼杀意决,还足足有六把,每把剑附带一套剑法,按说是怎么选都可以,不怕没东西学。

   可偏偏韩天宗这时候来了句:“你倒是想学,可是老子不会啊!”

   “哇!你这算哪门子一门之主,狂剑门剑祖,除了杀意决之外,你别告诉我你啥也不会!”吴名大摇其头,实在难以置信。

   就连苍冥也投以质疑的目光过来,“真如他所说的话,我怕是没救了!”

   韩天宗点点头,无奈地说道:“对啊,我就会杀意决而已,其他什么沉渊啦,绝尘啦,斩钢啦,还有那什么什么忘记了,那都是其他七个家伙的本事,我真不会!至于我为什么做掌门,你可以当我是狂剑门大老板就可以了,他们份额小嘛……”

   韩天宗所言不虚,狂剑门确实是他们八人共同创立的,只是为什么选他做门主,大概就如他所说的那样吧,也许是韩天宗各项能力比他人强上几分。

   吴名听说那几位执剑长老已经消失了,根本不可能教自己,而且他依稀记得剑心诀需要化虚境才可以修炼,可杀意决却不需要,但是条件苛刻。细想下,如此一来,自己前途堪忧呐!

   “噢,我还真是不幸,居然连个传功师傅都没有!”

   “也别这么愁,不是还有一堆狂剑门的书籍嘛,挑点有兴趣的先学着玩儿,以后我改良了杀意决再教你。”韩天宗过来拍着吴名肩膀安慰道。

   吴名有些失落,低声说:“也只好从基本功练起了。”

   众人沉默了一会。

   该解决的问题还得继续解决。

   “苍冥。”韩天宗喊了苍冥一声,冷眼盯着他说:“沉渊的封印只有渊鸿本人能解,但倘若你褪去魔甲,修我无上剑道,有朝一日定能脱胎换骨,浴火重生,否则,哪怕你有逆天魔功,也绝不能挣开渊鸿的封印。”

   苍冥轻哼一声,似有不屑。

   韩天宗料他会有如此反应,他尊为魔主,怎么可能那么容易被人左右想法。

   “别忘了,渊鸿是个什么样的存在,你与他相比,不过萤火与皓月之差。”

   苍冥当然听过那人的传说。

   渊鸿,一个驱魔伏妖的剑士,在通神九阶化神境之后,本可成就神位的她却选择了魔化,无人知其原因,那时的她,已是为大陆为数不多的巅峰修者之一。

   封魔剑――沉渊,是渊鸿为自己所铸造的,目的是为了压制自己的魔力。

   苍冥是魔族之首,修为却远没渊鸿之高,连神都没通,听着虽然只有一个境界只差,但实力差距上可谓是天地之别。

   苍冥无论如何也无法自行破除沉渊的封印。

   哪怕是韩天宗也无法轻易做到。

   “这……”苍冥声音有些颤抖,“这是渊鸿的封印自己的封魔剑吗?”

   “没错,我现在绝不可能解得开。”韩天宗缓缓说道,“我很想知道你为什么去悬天峰夺剑,被封印后又冒险厚着脸皮求救?不怕我杀了你吗?”

   苍冥沉默良久,知道已经没有希望了,除非找得到渊鸿本人,只怕时间没那么多给他了,他已经感觉得到沉渊剑在慢慢腐蚀自己的重魔之铠。

   “我们族里流传,堕天剑乃天外神兵,能够斩破虚空到达异世净土,我厌倦了纷争,想带领族人远离这片大陆而已。”

   韩天宗摇头回道:“我并没有听过堕天剑有这效果,只不过有人能拿走它的话,我感谢他全家倒是真的,至于你们的纷争,我半点兴趣也没有。”

   吴名这时候过来插话:“对啊,寒川门主当时也是这么说的,只不过你一言不合就放大招了。”

   这么说,苍冥就来气了。

   “谁让你们狂剑门的人都这么难沟通,又爱吹牛,又好战,我都怀疑你们修的炸药吧,动不动就自爆,本事没见长,脾气倒是大得狠!”

   “得得得!”吴名叫道:“不管怎样,事已至此,想办法回去悬天峰解决危机才是重要的,这都耽搁多久了,不清楚的人还以为我们出来旅游呢。”

   “是啊是啊。”龙游天也过来说道:“天宗兄弟,是时候回去悬天峰了。”

   “嗯。”韩天宗点点头,对那珈说:“那……那老乞丐,开门送人吧。”

   那珈懒得斗嘴,轻声念道:“诸天万界,吾心之所系,当降吾神通,天启之门,开。”

   念完后,那珈手中多张卡牌凌空飞起,形成一门在众人面前。

   用那珈自己的话说,他是一个散人,一个流浪诗人,一个孤高游侠,所领悟的时空操控能力独一无二。后因沉迷赌博在下界与韩天宗输得倾家荡产,惺惺相惜,成了难兄难弟。

   韩天宗听完咒语后,笑道:“这次又念得不一样了,现编的吧?”

   “要你管,我就爱乱念,你剽窃一个给我看看啊!”那珈没好气的回了一句,“慢走不送。”

   “嘿嘿……”韩天宗笑着先走进门内,“你始终还是对我怀有戒心啊!”

   吴名、龙游天、苍冥、神弓手,四人也一并入内。

   “走你。”那珈手一挥,门内乍起一阵斑斓之光,随着光芒慢慢隐没,门也随之淡出人门视野。

   忽然,韩天宗喊了一声:“糟糕!老乞丐不仅乱念咒语,还乱送地方!”

   “啊!!!”

   其余四人一阵惊呼。

   但为时已晚,门,消失了。

   映入眼的是怒放的百花,姹紫嫣红。

   西山日暮,孤影伫立,红叶为伴。

   她好像永远在等候什么,于秋林中静待其临,陪着她的只有满山哭红的叶,忘了四季更迭。

   “是你。”吴名出来后笑着说,他当然记得红叶。没想到那珈居然把他们送来这里!

   “是我。”红叶轻笑着,她话里总有芬芳的花香。

   唔……我猜按苍冥的话说呢,就是整天整天喝花酒熏的。

   果然,苍冥一眼看到红叶就哂笑道:“这红包女怕是喝了假酒,才会等个鬼劳什子东西都这么如痴如醉。”

   诶,魔族的择偶标准也许我们改天可以好好探讨下呢。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