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玄幻小说 (西幻)反派才知道主角多弱智

  一秒记住【毛豆小说网 www.maodxs.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试试新功能, 二十四小时大魔女卡特琳娜逝世了。

   在她咽下最后一口气的同时, 养在这间山头小屋后院的乌鸦, 在刹那间挣脱了束缚似的、成群结队地扑闪着翅膀投入天空的怀抱。它们的叫声在空旷无人的山谷中辗转往复、响彻云霄, 像是向整个世界传递这个悲恸的消息。

   普利斯拉接住一根从空中落下的乌鸦的黑色羽毛, 推门走入木屋。她来到简单的床榻旁边,将羽毛搭在大魔女卡特琳娜的手上,跪坐在一旁,帮她梳理着漂亮的银色卷发。

   她光滑的头发在指缝间划过,如同这些年来的时间一样, 逐渐染上了苍白。

   “……呜……奶奶……呜呜……”

   指尖碰到已经离世的人面上的道道沟壑,普利斯拉终于忍受不住连日来的悲苦了。她捧起对方的发梢,放在脸边低声哭了起来。颊边滑落的温热水珠落在发梢上, 瞬间就渗进了那一缕头发之中,也给苍白的发色添了点儿光亮。

   她的哭声占据了这间木屋,久久无法消散。

   大魔女卡特琳娜逝世的消息, 由于她在帝国栽下的那棵巨树的枯萎、而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在这片广阔的大地上扩散开来。所有人都为她的离世所震惊、甚至大部分人都当这是一句普通的玩笑话。――毕竟在大陆的传说中, 那是一位从大陆诞生之初就霸占了云海森林的老魔女。

   也是世界上唯一的一位魔女。

   而这位魔女,正以极其年老的姿态躺在灵柩之中, 祥和地闭起了眼。山头的木屋不知不觉被云海森林的动物所包围,它们摘来了树上新鲜的果子、草丛中美丽的各色鲜花、地下沉睡千年的珍奇宝石、还有自己珍藏多年的宝物前来为她送行。

   这些东西在灵柩旁围成了一个圈儿,看上去好不热闹。

   普利斯拉披着卡特琳娜为她缝制的黑色斗篷, 从灵柩中拿起那顶特点十足的魔女帽戴在了头上。她的眼睛两天来已经哭得红肿了起来, 稍稍将帽檐往下拉一点儿, 还能勉强挡住那疲惫不堪的面色。

   “……不会的。”她蹲下身揉了揉飞来的云鹫柔软的脑袋, 墨色的眸中倒映着它洁白的身体,轻声说道,“就算奶奶过世了,……这里还是人类无法踏足的禁土,你们可以永远陪着她,待在这里。”

   卡特琳娜占据的这片云海森林,自古以来都不允许人类进入。因此丧生在森林边缘的人类探索家数不胜数、也因此她被冠上了大魔女的恶人称号。

   普利斯拉是她在森林边缘捡到的人类小孩――大魔女当时不知为何,把她捡了回来抚养成人。普利斯拉还记得她问过奶奶这个问题,后者对此仅仅露出一个慈祥的笑容。

   “因为,普利斯拉那时候开始,就很可爱啊――”

   回想起过去,普利斯拉鼻子一酸,墨色的眼中又开始酝酿着液体。一旁云鹫仿佛发现了她的异常,凑过来在她脸上蹭了蹭。如同棉花一样柔软的皮毛扫过她的脸颊,让她轻笑一声,把酸涩都咽了下去。

   “奶奶的使魔莱克尔敦爷爷,马上就会从远方回来。……所以森林的加护,只是暂时性的……”

   她的语气尽量地平静,想要安慰这些忐忑骚动的动物们。然而她话音刚落――从山崖下传来的厉声嘶叫响遏行云,甚至惊得周遭胆小的动物四处跑动、寻找着躲藏的地点。

   普利斯拉听出这是山下独角兽的声音。

   她从地上站了起来,快步走到山崖边缘。高处的冷风带起她身上的斗篷、露出下方洁白的衬衫及绑在腰间的几个药瓶子,药瓶子用各色的玻璃制成,压根就看不清内容物的颜色。

   陡峭的山崖早就是她平日以来玩耍的地点,此时也没有分毫害怕的感觉。她眯着眼睛,往下方望去。

   下方的森林中燃起了一缕细烟。

   她距离燃烟的位置比较远,因此看得不是特别清楚。但独角兽的嘶叫已经确确实实地传入了她耳中,那种惊慌失措的凄厉叫声,在一向高贵冷艳的独角兽口中几乎没有出现过。――也足以看出事情的严重性。

   普利斯拉眯起眼。眼中残留的液体裹在眼膜上、让视野所见模糊了一些,却并不妨碍她望见细烟升起处那一小片橘红色的闪烁――并且正在扩大――隐隐约约还能看见不断躺倒的巨树旁,一些蚂蚁似的卫兵正在一步步推进,而林中奔跑逃离的正是那些手忙脚乱的森林动物们。

   这才,过去几天啊。

   她轻轻咬住下唇。朝一旁的云鹫挥了挥手。

   一旁趴在卡特琳娜灵柩旁的巨大云鹫站了起来,扑腾了两下翅膀。身上棉花似的羽毛扇起一阵阵风,旋即轻巧地离开了地面,勾起普利斯拉的手往下方飞去。

   -

   “――队长,我们这样做真的能找得到……”

   一名卫兵,对他们此时的行为提出了疑义。

   “我们这次出来的人不多,就算大魔女逝世,也不可能会是在这里的其他兽类的对手。只能这样做了。”

   身着银白色甲胄的男子并非走在前方,而是指挥着周遭的卫兵行动。他此时摘下了头盔,一对漆黑的小眼睛镶在略显年迈的脸上,不停地转着圈打量周围。半白的头发同面容一起彰显了他的年龄,却引出了一股身经百战的从容,让那些跟随他的人们安心许多。

   “之前勉强从大魔女手中逃脱的将军说过,……既然想要得到云海森林的秘密,就要做好牺牲一切的准备!我们是帝都荣耀的骑士!理应为国王陛下奉献出自己的性命!――大预言家托佩斯尔特大人说过,云海森林中的秘密能够改写整个大陆的格局!这也是目前唯一能改变我们国家如今地位的方式――”

   他挺直了腰板,将腰间的银色长剑立在面前,气势昂扬地说着。语气抑扬顿挫,声音铿锵有力。周围的卫兵静静地聆听着他的话,没有一人出声打搅。

   仿佛这里不是充满了未知危险的人类禁地云海森林,而是他们征战多年的战场一样。

   “我们――”

   他再次开口,却被空中闪过的影子给打断了话。有几名卫兵似乎看见了空中飞翔的那只巨大的怪物,愣愣地张着嘴巴指着上方,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怎么了?”

   “队、队长!刚刚,……刚刚上面有……又来了!”

   飞出去的巨大影子马上在空中拐了个弯儿,转了回来。这次它没有再直接飞过去,而是压低了高度,隐隐有落地之势。

   “――集合!结阵!”

   经验老道的他一下子反应过来,无论该敌人是什么都不应轻敌。他对周遭的卫兵大吼了一声,自己骑上旁边的坐骑地背蜥蜴,往前方冲去。

   巨大影子的速度逐渐慢了下来,却比他们结阵的效率要高上一点儿。它落地时轻飘飘的,仿佛一根羽毛一样没带起一点儿沙土。浑身洁白柔美的羽毛看上去不像翱翔天空的鸟类,而是放养在广阔草原的绵羊。

   这就是稀有的兽类,云鹫。

   而在它落地前就跳下来的那位――

   卫兵队长在看见白色的云鹫旁那道黑色的身影时,瞳孔猛地缩小至极致。

   黑色的身影相比普通的体型要娇小一些――却不至太多,黑色的斗篷遮盖住了她的全部身形,却异常地让人觉得她正挺直了背脊望着这边。

   斗篷还不算其他――可那个黑色的尖顶帽子、无疑是大魔女卡尔琳娜的东西。

   但是,大魔女的死亡,已经在帝国那株她亲手种下的云海之树枯萎的同时,被大预言家托佩斯尔特大人确认了啊?

   “来者何人?!敢冒充大魔女卡特琳娜?”他握着银剑的手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大魔女卡特琳娜死得蹊跷,原先帝国一直不认为会有人敢对这位动手。如今看来,说不定――

   “来者何人?”

   戴着黑色尖顶帽的人往前走了一步,声音清澈,如同一滩平静冷冽的清泉,没有丝毫波动。她拉了拉帽檐,摘下了帽子扔到旁边的云鹫嘴上,让它叼着玩,“竟敢随意入侵大魔女卡特琳娜大人的领地?”

   普利斯拉从腰间的小包中拿出卡特琳娜曾经交给她的白色手套,慢悠悠地戴了起来。摘下帽子后眼前再无遮挡,她冷淡的视线顺着空气在卫兵队长的气势上戳了个洞,等着他的动作。

   后者却在看清她的样貌时,愣在了原地。

   时间一分一秒地走过,空气中飘散着那边树木燃烧殆尽的灰烬,预兆着火焰即将蔓延至此处。“滋滋”声和着巨木倒塌落地的巨响一起,造成了紧张的氛围。

   “你……你是谁?”

   卫兵队长不可置信地看着她,连周围逼近的危险都全然忽视了。他咬着牙的惶恐模样让普利斯拉感到厌烦。

   “我是,……”

   她回想起卡特琳娜逝世前、慈祥地摸着她的头托付后事的模样。她从后院乌鸦的教养方式到使魔的契约过程、从大陆上已经绝迹的炼金术再到云海森林深处所蕴藏的秘密、从她对普利斯拉未来的期盼、到她今生的所有遗憾。

   普利斯拉还记得,那位满面沟壑的奶奶带着多年如一日的笑容,用着河边的鹅卵石打磨成的梳子,帮她梳着各种各样的发型。

   还记得,那位佝偻着背的奶奶躺在榻上,还在用温柔的语气担心她的未来。

   ――“普利斯拉,也去当魔女吧。……不过啊,不要像奶奶这样,把一辈子都托付给了没有尽头的约定。这片森林的确需要人来保护,……但是不是你呢。”

   “大魔女普利斯拉。”

   面对那样一张画像,普利斯拉已经完全不担心自己会被认出来了。况且看艾尔索普那幅嫌弃的模样,估计也没打算去深究那位大魔法师碰见的大魔女。

   她松了口气。

   “话说你这么早,”艾尔索普姑且是将那张画像对折后收进了口袋里,一手抚摸着温顺的雄鹰的头颅,将那根金色的羽毛扔回了它背上的包中,“睡不着?……唔,还是说现在就打算离开?”

   普利斯拉昨天被他拎回来时,身上就没有多少东西。她无时无刻都是一副马上离开的模样,如今大早上的偷偷摸摸的动作,难免会让他往这方面去想。

   毕竟艾尔索普此行并没带什么值钱的玩意儿。

   见面前的人点头确认,坦白的态度让他一时之间也不知该说些什么才好。他挠了挠后脑勺,在心里斗争了一番,最后妥协了:

   “――好吧。顺着这个方向一直走下去,能看见一座城镇。现在那里的居民应该还没离开,驿站应该还在正常营业。”

   他指了指遥远的天边,“如果你有去大帝国,记得来找我玩啊。好久没看见你这么有趣的家伙了……”

   有趣的家伙:“……”

   “我说真的,”艾尔索普瞥见她复杂的神色,呲牙笑开,“现在的大帝国垃圾到处都是,偶尔几个能看得顺眼的还是年代不同的老爷子――很无聊啊,当勇者。”

   “……”

   普利斯拉不懂大帝国的情况究竟是怎样,可他睥睨所有人的态度实在是明显,让她不由得有些同情那些,被他踩在脚下的人。

   她呼出一口气:“我可能会让你失望。”

   “没事没事,”他毫不介意地挥挥手,“我失望的次数还少嘛?”

   也就是说,不抱希望。

   普利斯拉闻言,眼皮子都懒得抬一下。她拢了拢斗篷,拍开上方沾着的灰尘,与雄鹰睁大了的金色眼瞳对视一眼,戴上兜帽往他指的方向走去。

   走出脚下的魔法阵的瞬间,能明确地感受到四周压力的不同。不过这跟稍微深处的相比不算什么,她往云海森林的方向望了一眼,记起昨天的那只小小的魔骨告诉她的消息,轻轻咬住了下唇。

   还是先走吧。

   虽然不知道该去哪里。

   她抬起手看了眼手中那颗蓝色水晶。从昨天开始,它就一阵阵地在闪烁着黯淡的荧光。普利斯拉没用过这玩意,不知道这道光意味着什么――大概是巨龙正在找她?

   既然那位大魔法师安格斯已经回到了大帝国,也就说明,霍普金斯先生已经摆脱了那群家伙。眼下――

   普利斯拉握紧了水晶,顺着森林中流淌的一条小溪,向下走去。

   越往外走,周遭的压力便逐层减弱,从一开始的胸口烦闷到现在的轻松自如,完全能看出她走出的距离。不过以她的速度,想要赶上马车几天的行程,肯定不仅朝夕。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